午后的牧神潘

(星座宫拟人) 4.0 巨蟹座 沉思与智慧

餐前贴士:1. Sp预警,不喜勿入.不知SP为何物的请自行百度
2. 行星拟人,并非算命.
3.没问题吗?那就愉快地开始吧!



伊萨偶尔也会用飞行器飞行,地精工程师的发明有时也很有趣.当然,最大的好处是,自己降落在中央行星时可以不那么惹眼.

中央控制行星,联盟军官学院所在地.

伊萨最喜欢的地方。大概和自己的哈兰行星一样能够放松。从精神到身体,都在温暖的氛围中充分舒展着。伊萨在军官学院中长大,广阔的校园几乎和记忆中一模一样。虽然下着暴风雪,伊萨还是能看出奇异的建筑流畅华丽的线条。

大概只有一件事不同,年轻的学生们一批批地考进学校,再毕业分散到各个行星担任不同的工作,现在校园里可能已经没有自己认识的人了。

……..似乎也不是?

顺着墙角的阳光转了个弯,伊萨就看到了靠在墙上的堪瑟尔。巨蟹座和自己熟识,大概是因为去年赢得机甲竞赛考进军官学院的。年轻的巨蟹座的神性是强悍得无以伦比的综合防御力,神性机甲没有固定形状,有时只是一层颜色较深的皮肤,裹在身上仿若无物,却可以抵抗种种不同的物理攻击,法力攻击,以至精神攻击.巨蟹座看似年轻单纯,却是一面盾牌一般最为坚硬的存在.

眼下的堪瑟尔掂着一杯奶茶靠在墙上,棕红色的短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气质典雅而带着几分锐利,白皙的面孔和肤色略深的锁骨形成了不太鲜明的反差----果然防御系神祇随时都在准备应付意外-----手中捏着精致的奶茶杯,翡翠绿杯壁上纹着古典优雅的花体字,一看就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你去霜见月的店里买饮料了?”伊萨问了一句. 有些好笑,还真是年轻人. 霜见月是南十字星座幻化成的女形,娇小玲珑,店里卖出的每一杯饮料上都印有冬季南十字星的Logo。

“那啥……..没有.”堪瑟尔看到是伊萨,松了一口气.随口回答了一句,插上管子喝了起来.
伊萨的笑容收敛了一点儿. “堪瑟尔,你的鞋子旁边有一滩水。外面在下暴风雪,那是你鞋子上带进来的雪片。你刚才出去了.” 伊萨靠得近了一些, 注视着年轻人的脸,“奶茶里有冰块,还没融化.”

堪瑟尔面庞红了一点,“不是吧,咱们真要聊这个?”

伊萨凝视着堪瑟尔,那双蓝色眼睛仿佛能看透年轻人的思想。堪瑟尔略略有点慌乱,“怎么?”

伊萨收回目光,两人之间的气场一瞬间松弛了下来.

“Cancer, 翘课去买点吃的没关系. ”Cancer有些惊讶地发现他居然在笑,“当年在军官学院我也这么干,但是.....我很在意你撒谎这件事.”



伊萨平日跟堪瑟尔聊天惯了的,从没有过那么正儿八经的语调。堪瑟尔侧过头,有些专注地瞧着他。


“你希望用撒谎来逃避责备,或者是责任,对么?”伊萨的口吻并不太轻松,但也还没有到训斥的程度.联盟上将威名赫赫,别说他也是个朋友,就算是直接身份压下来,身为黄道十二宫的一个年轻星座,面对联盟上将的斥责也不能反驳什么。“出去买个什么,不是大不了的事,可你会习惯性撒谎。因为你觉得我会责备你。”


总算是跟伊萨熟识,玩闹惯了的,也没有当场丢盔弃甲。但哪怕如此,Cancer在伊萨清澈见底的深蓝色眼瞳面前也还是狼狈得不轻,“..........大概是吧.
“那不行.”伊萨笑了笑,你得学会直接面对'承担'这件事.”
Cancer把咬住的吸管松了开来.伊萨站起身,拍拍他的肩,“傍晚来军法处办公室找我.”

说到底,年轻人的成长,不能不管。何况是军人。



伊萨并不觉得堪瑟尔真的会来。一句随口的回答都要问责,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处事细致,别人不见得有这个习惯。

所以,当他隐约看到暖厅中那个修长的红发背影时,也还算是小小地吃了一惊。



Cancer靠在暖厅的书架上,皱着眉一脸生无可恋的委屈样子,手里居然还捏着那只露了马脚的奶茶杯。好像知道伊萨在想什么似的,堪瑟尔苦着脸说,“你叫我来的,我怎么敢不来。”

Cancer站在那里轻轻巧巧地比伊萨还高,伊萨抬起下巴问了一句,“那你是以什么身份到这里来的,联盟后备军人?还是…….朋友?”

堪瑟尔的表情顿了一顿。“.…..嗯,两者皆是.”

伊萨扬起一边眉毛. 少顷,联盟上将用非常正式的口气开始说话,“那么,跟我进来吧.”

第一次听见伊萨那么冷静稳重的语调,Cancer微微一愣.



伊萨走进自己的卧室,直接坐在了床上.联盟上将的卧室非常精致,深蓝色和灰色交杂的窗帘,原木色的桌椅铺着华丽的织物,吊灯和衣帽架的设计典雅到了极致. 伊萨体重轻,坐在床上好似浮在那里一般.

“堪瑟尔,我很遗憾你需要经历这个.”伊萨开始缓慢地说话,“或许我不是你的导师,没有资格教训你,但我们都知道以后你以后会成长为星座宫神祇,不是普通的学生.”伊萨摇摇头,“偶尔,血缘决定一切,而不是我们自主的选择.”

巨蟹座站在伊萨面前手脚没处放,“.……上将.”

“叫伊萨就好.”联盟军官的声音一式一样的冷静,带着些微沉郁,“我很感动你会到这里来. 明明知道来了会遭受什么.”伊萨宁定地抬起头看着Cancer, “准备强迫自己学习承担责任么?”

“是的.”巨蟹座的面颊烧得通红,伊萨却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一般. “请把束腰外衣解下来放到床上,或者你喜欢的任何地方.”伊萨的声音很柔和,但仍然是个命令.

巨蟹座哪里敢把自己的衣服放在军官导师的床上,还是挂上了衣帽架.“请趴在这里.确定自己的胸腹呼吸通畅.”伊萨说出的每个字音量都差不多,仿佛是通讯里的自动答录机.

这是第一次Cancer觉得伊萨没有什么活人气息,好似一个高级机器人一般. 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认命地趴在了床边,两只枕头垫在胸脯下,衣服撩开,腰间露出一小截肌肤。肤色白皙将近透明,似乎随时都能掐出水来.
伊萨微微一停,“堪瑟尔,你把战甲脱了才过来的?”

趴在床上的青年一副要哭的样子,“当然.”
回答得那么顺理成章,就好像谁曾经告诉过他应该这么做似的. 伊萨站起来,到底把“好孩子”三个字咽了回去.

“委屈了?”

“有一点。”

“我知道. 你一定会委屈,觉得自己没有犯下那么大的过失,却要遭受比别的学生更重的惩罚.”伊萨的声音很温和,“但我们别无选择. 我希望以后你在战场上,神职工作中,下意识选择撒谎时,有些警示能够让你避开错误.”

一点点的雨水落在了窗户上. 巨大的蔓蓉叶片上雨珠滚圆,在细弱的绒毛上来回流淌。伊萨的住处号称“翡翠之眼”还是非常有道理的,碧绿色的森林覆盖了大部分土地,林中的喷泉缓慢地喷出一股股水汽,氤氲了堪瑟尔的眼睛。

看着一片艳红色的树叶从窗外旋转而过,堪瑟尔轻轻开口道,“是的,我明白了。”

“似乎还有点什么想说的?”伊萨看得出年轻的神祇想说些什么.

“.………谢谢.”堪瑟尔闭上眼睛.





“也好。”伊萨轻声说,随手拾起堪瑟尔解下的皮带,在手掌中虚虚折了几下。“我会先打你几下,不用计数的。然后我会问你话。那个时候,请用心回答。”

堪瑟尔抖了起来。

伊萨的左手按住年轻人的腰间,把他的裤子褪到膝盖,“堪瑟尔,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所以对你,是特别的。更加不会纵容。”

堪瑟尔的头微微一沉,似乎在忍耐着不去抵抗伊萨的动作.等自己的臀部完全裸露出来, 伊萨的左手仍然按在他的背上,“堪瑟尔,当你说可以开始的时候,我才会动手.别害怕。”

巨蟹座平时和伊萨相熟,口无遮拦什么都说,也听其他人说过伊萨处罚神职人员的事。但是在上将的卧室里裸身挨打,倒还真是第一回。感到伊萨的手掌好像一股热源贴在自己的背脊上,不知怎么莫名觉得安定了一些。

这也是保护的方式. 堪瑟尔终于开口,“是我的错.伊萨,你打吧。我心悦诚服,打重了也没有关系。”

伊萨的左手收了回去,“别乱动.”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话刚说完,手中的皮带就重重抽落。

“飒”一声,不轻不重地,堪瑟尔腰下就着了一记,雪白的皮肤上瞬间浮起了一层血点,堪瑟尔深深地埋下头,反而把臀部抬高了一点。

“啪”这一记重了些,说是准备好了,伊萨也还是没有第一记就下狠手。几下打过,堪瑟尔的背脊软了些,大口大口地喘气,一滴冷汗落到沙发垫子上。

“堪瑟尔,出声哭喊,如果你需要的话.” 伊萨皱着眉,似乎有些疲惫一般。“别硬撑着,在我手上打过几下能不做声的最后都会咬伤了舌头之类,我觉得我给你的惩罚已经非常够受的了.你得学会呻吟叫痛,在极限状态中尽量让自己舒服些.”

又是一皮带抽在背上,Cancer再也忍耐不住,哀哀地叫了一声. 呻吟极为哀楚,但并没有求饶的意思.伊萨下手不轻,两道伤痕纵横交叉,年轻的巨蟹座低低地呻吟着,但并没有想要挣扎的迹象.

伊萨的左手按在年轻人的背脊上,低声说,“Cancer,你是很幸运的。生在这个年代,你身边的人,军官学校的导师,你的朋友,还有我,我们都会管着你。不懂的东西有人教,做错了事情有人训斥。”伊萨的语调很柔和,带着些温暖的怀念,“很久以前,还没有联盟军官学院的时候,很多年轻人只经过简单的训练就被迫上了战场,对于过激反应,临危选择,话语准确性和战后恐惧症之类的都一无所知。我们失去了很多朋友,但他们有时并不是死于战火,而是死于一些简单的事情。”伊萨的左手在Cancer的背脊上轻轻抚摸着,似乎有些心疼,似乎又不是,“我从来不喜欢看着别人难受。但如果一次训斥,一次管教能让你提高哪怕一点点语言准确性,我都会强硬地去做。因为那一点点,可能就是你在战场上生还的几率。”

伊萨叹息了一声。这点强硬,大概就是联盟命令自己在军法处工作的原因。

堪瑟尔哽咽了一声。他知道伊萨在说什么,大天使长加百列,塔罗牌中的炽天使,就是这样从星系坠落,数百年之后才回归神职。

伊萨又是数记抽下.“告诉我,Cancer,为什么现在你在这里挨打?”

“因为.......啊!因为我撒谎.......”堪瑟尔痛得蹙紧了眉,明明不是什么大错,却羞愧得无地自容.

“是的.任何时候,希望你不要再次这样做. 如果我知道你做了哪怕一次,”伊萨的皮带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伴随着话语声狠狠地抽在年轻人的臀峰,“我就把你关在翡翠之眼里,打到你记住为止.”


Cancer俯身趴在床上,双手攥得床单一片褶皱,却没有挣扎的意思.臀上的肿痕横七竖八,浅浅的血点,年轻人的肩膀微颤,努力控制呼吸.



伊萨的左手按了按巨蟹座的腰间.“这不是刑讯.想要哭的话,尽管出声.”



Cancer的眼泪落了下来.

伊萨又是一皮带抽在大腿根部,“记着,不许撒谎.”

“.........是.”

“不许欺骗他人.”

“.........是.”

“不许不服训导.”

“...........谢谢.”

伊萨手上一停.



巨蟹座伏在床上,两颗眼泪落在床单里,但声音听起来微弱而真心诚意,“........谢谢.”



谢谢你对我的关爱和用心.



谢谢你.





评论(1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