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星座宫拟人)3.0 温柔

(星座宫拟人 )3.0 摩羯座

    被吞了,重新发一遍,乐乎的敏感词真是不少啊.......

    SP 预警!预警! 非圈勿入!勿入!这是星座宫拟人,不是星座运势之类的.....


伊萨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摩羯座坐在自己的花厅里,头上的羊角弯成完美的满月形,潇洒地向身后探去.

摩羯座是金牛座图蕊斯的男朋友,传说中最温柔的情人,黄道十二宫里唯一一个有固定恋爱关系的星座. 星系神祇无所谓年长,也谈不上什么年轻,不过,恋爱中的神祇,总让人觉得似乎有点什么不同.

 

其实摩羯座并不是这样.无论他是不是图蕊斯的男朋友,好像一直都保持着稳重柔和的个性,温润的眉眼和细微的笑意相得益彰.

 

并不太说话,总是安安静静地做着点什么手边的事情.

 

伊萨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皱着眉看向摩羯座,等待着某个奇奇怪怪的解释.满月一般的羊角低了低,摩羯座平和地说,“Hi,伊萨.”年轻的卡普瑞寇纳斯,声线却像近三十岁的中年男士. 

神祇也无所谓岁数了.伊萨想着,开口问了一句,“一件小事而已. 我们没有师徒关系,不是上下级,你知道可以不必来找我的吧?”

“是啊.”卡普瑞寇纳斯微微地笑了笑.

“你也知道不找我就不必挨打了,也没人会正儿八经追究你吧?”

“是啊.”摩羯座的回答一模一样,连唇角的笑意都没什么不同.

“那你为什么要来?”伊萨实在是很难想象,有人会愿意选择来找打,而不是把这么一件事敷衍过去.



“关于那件事........见死不救.想必你早就知道了. 水瓶座现在在你这儿,我也知道。这是我做错的, 动手也没什么关系.你打吧.”摩羯座平和地说,语句温柔,好像哄情人似的.



伊萨拿起软鞭,不知道什么,他面对军事命令向来杀人不眨眼,现下却觉得手上有点沉.

摩羯座看着伊萨的动作,自己慢慢解开了扣子,坦然脱下上衣. 摩羯座不属于高阶联盟将士,只是个有品级的军官罢了。日常运动量不大不小,肩膀极宽却不僵硬,柔软的肌肉有一种令人安心的线条.

“跪吧.” 以跪姿认错是伊萨的规矩,既然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要打要罚总要有个样子.

摩羯座似乎对自己的上神身份毫不在意, 轻轻缓缓地就跪了下去,顺势低了头,微闭着眼睛,服从的气质一点也不似素日的意气风发.

伊萨站在卡普瑞寇纳斯侧面,单薄高挑的体型,气质却是锋锐异常,一个人就好似千军万马一般.

“打多少?”伊萨的声音并没有什么火气,似乎只是个普通的问题.

摩羯座似乎也犯难了一下.侧着头沉思了一会,缓缓地开口,“还是不必计数,打到忍不住哭,也就好了.......”

“嗯?”

摩羯座沉吟着说:“这个事情,虽然没什么严重后果,也还是蛮重要的.但平时要做的事情多了, 有点担心自己记不住……….还是需要个重一点的责备........打多少其实都是小事,记着疼就行.” 

伊萨点了点头,说得也是.“趴得舒服点儿.疼就算了,别带上其他的,一会气顺不过来更难受.”

摩羯座侧着头应了一声,沉下膝盖慢慢跪在床前,真心实意地俯身趴了下去.并不觉得委屈,也没有什么求饶的动作,甘愿被背后那个人责打,只是一种担当.
我认错,愿意承担处罚.哪怕施行者是你,也没有关系.我相信你.
伊萨有些舍不得.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面对幼小的双子,自己的徒弟可颂,弱柳扶风的琬苟,还有其他的任何人,他都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可是面对这个趴在床上请求他责备的青年人,自己心疼了.看着完全不设防的赤裸肩背,手中的短鞭也有些打不下去.

金牛座近日到了轮回中后期,神性从单性固定转变为双性神祇,在图蕊斯进行神性转换的紧要关头,摩羯座接到奔赴模拟战场接应水瓶座的命令。大出联盟意料之外,卡普瑞寇纳斯拒绝出行,孤立无援的水瓶座被火星元帅的倍数火力打破隐身结界,进入了漫长的重生期。

  只是军事演习而已。伊萨在火星基地把牛奶壶大小的水瓶座接了回来,幼小的男孩天真可爱,被伊萨抱在怀里好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间新生儿。

可惜这家伙会以十天一岁的速度长大。伊萨把水瓶座带回家的时候,禁不住还是叹了口气。神祇的轮回期不算太短,重生期更长,但小时候的水瓶座,多看两眼比较有趣。

摩羯座身子动了动,大概压着了胸腔.调整了一下姿势之后,年轻的军人安然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唇角居然还有些翘着的痕迹.
走到这一步,不打不行了.伊萨抬起手腕,重重一下抽落.
第一下打在左侧的肩胛骨上.摩羯座从牙缝里嘶了一声,闭上眼睛.年轻的神祇舒展了一下背脊,强迫自己放松。

伊萨一开始并不问话。只是连续三记重重抽落,第二下鞭痕和第三下相互交叉,肿起的伤口瞬间迸出了血珠。

摩羯座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声呻吟最终也还是没有出口。

伊萨寒着声音问:“ 知道错了么?”

摩羯座温顺地趴在床边,两边膝盖微微颤抖,“我知道错了.”

“啪”一声,伊萨又抽了一记,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喘息声,才接着问,“错在哪里?”

年轻军人努力开口回答,“我不该袖手旁观的.作为一名军人.......”

“啪!” 

“.............作为一个人.”

“对.”伊萨的鞭梢点在年轻人赤裸的肩膀上,摩羯座不自禁抖了一下.“但是,说实话.”

摩羯座迟疑了。伊萨没有强迫,只是再次举起短鞭,“卡普瑞寇纳斯,你是自愿来这里挨打的,我希望可以知道原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既然我接下了这件事,也不会半途而废。但你要知道,我们有的是时间耗着。”

伊萨摆开高阶军官的架势,令人窒息的威压感瞬间弥漫开来。摩羯座似乎无动于衷地伏着,自身的能量磁场笼罩成完美的弧形,温润,但是无懈可击。

伊萨暗自叹了口气。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样子啊。本来想问出个差不多,攻心几句让他掉些眼泪也就算了,摩羯座看起来不声不响的,对什么都门儿清,不打到差不多还真是不成。

念动符咒,但也并没有再问些什么。伊萨手中的短鞭浮出隐约的绿色光晕。下一记抽落时力道大了数倍,摩羯座一声低低的痛呼,似乎只想就地打滚,减轻烧灼一般的痛楚。

早有准备的联盟军官一只手按在摩羯座赤裸的背脊上。“忍着别动。”伊萨再次举起鞭子,“寇纳斯,我不想打伤你。”

第十五鞭贯穿了之前数道伤痕。摩羯座一声呻吟终于还是溢了出来.虽然竭力忍耐着,总算是出了声。年轻的军人跪着伏在床边,双肩颤抖着攥紧床单,裸露的背脊上一层密密麻麻的血迹。

“说吧。”伊萨开口时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打了二十几下,摩羯座的眼泪流了出来.从蓝色的眼眸中滴下的泪水仿佛来自银河,带着钻石一般的色泽.没有哽咽的声音,只是一对对水珠不断地落到床单上.

“打哭了么.......”伊萨掂量着想了想.不是忍不下才哭的,联盟军士都经过抗性训练;卡普瑞寇纳斯并没有掩饰什么,觉得疼痛,简简单单地就哭了.

 那么, 也可以停手了. 伊萨手掌一个转花,那支短鞭就不知道收去了哪里。联盟军官站在摩羯座身后,默不作声地看着哭泣的年轻神祇。

“我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能。”少顷,摩羯座终于开口,“图蕊斯是我的恋人,我不能在她神性转换时离开她。”语音抽噎,还带着些哭泣的意思。

”星座宫每一位神祇都有轮回期,他们会彼此照顾,早就是千百年的习惯了,你又在不放心什么?“伊萨不可置信地问。

“我当然知道。可我也知道……”摩羯座抬起头,浅蓝色的眼眸一层水晕,好似涨潮时的大海,“图蕊斯最需要我.”

“当她经历轮回期时,她只要我的陪伴。”

“这次是军事演习,下次怎么办,遇上战争呢?任何时候我都不能离她而去,哪怕我在这里因为违反命令挨打,见死不救也好,怎样也好,联盟必须知道,在我的恋人不够安全时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绝不可能离开她。”

摩羯座的声音并没有颤抖,面颊上的泪痕莫名看着有些心里发痒,让人想伸手去抚摸,去安慰.

伊萨的手掌还是按到了卡普瑞寇纳斯的背上,轻声说,“这么多年来,你遭罪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并不容易。

“不.有人原谅我,这样感觉很好.” 摩羯座颤抖了半响,努力想支起身子。伊萨迟疑了一下,搂住年轻人的腰间把他抱了起来,轻轻放在自己的床上。

“我现在没有床伴,不必嫌脏。”不知为什么语调有点刻薄。

摩羯座趴在柔软的被单上,居然还是一副恬静安然的神色,”我反而担心你会嫌弃我弄脏了床单。“

现在没有…….那么意思是…….

“不用猜了。”伊萨背转身子坐在床边,眼神落在窗外遥远的某个地方,“加百列很久没有回来了。”

说到底,保护自己的爱人,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啊。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