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星座宫拟人)2.0 过往

Spank预警!预警!不喜勿入!勿入!




可颂站在办公桌前,恭敬地轻声道,“双子座想见您。”

“嗯?”伊萨皱起眉,“是哪一个?”

 Gemini, 双子座。世人所称的May 21 - June 21之间的星座神祇。幻化的人形是孪生兄妹, 杰米奈和杰美奈。两人的容貌完全不同,现在正值双子座的轮回初期,大概这两人还是小孩子的形态。

 虽然个性严厉,伊萨看到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男孩跪在会客厅里也是有些奇怪,虽然会客厅里桌椅茶几连床都一应俱全,但这个男孩选择了跪在地上。“Gemini?”

“en…….”男孩的声音委委屈屈的,“我想我….应该来找你。”

伊萨哑然失笑,一手拉起跪在地上的孩子,“你知道我在军法处工作,做错事了才需要来找我吧?”

“是啊,所以我才觉得该来找你。”孩子一副哭唧唧的模样。伊萨啼笑皆非地眯起眼睛,完全感觉不到上个季度聪明绝顶各种哄人的话张口就来的英俊神祇轮回时是这个模样,可还真是天道好轮回……

“我…….我欺骗了射手座,让他向Leo的方向射了一箭,”小男孩难为情地补充,“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他不是,对吧?”

  伊萨瞬间寒了脸。Leo是狮子座,最具领导风范性子也趋于暴烈。星座宫争斗可不是小事,哪怕还是幼童的形态,一点点行星轨迹改变都有可能引发大乱子。

“等等,我去打个电话。”

 当伊萨回到会客厅时,男孩儿还乖乖地待在那里,手中多了一只彩虹棒棒糖,“可颂哥哥给我的。”舔得津津有味。

伊萨一身军装,往行军床上一坐。“Gemini,跪下。”刚处理完公事的联盟上将嗓子哑着,命令说出口时自带了一份沉暗。

Gemini小心地把棒棒糖放在桌上的瓷盘里,听话地跪在了伊萨面前。

这次伊萨没有再让他起来。“狮子座擦伤了一只耳朵。没有什么大问题,已经解决了。”伊萨顿了顿,“利奥大怒,想找射手座算账来着,最后才知道是你做的好事。”联盟上将倾身向前,凝神看着面前的孩子,“Gemini,你做得对,向我承认了这件事,避免了可能出现的糟糕后果。但是,谎言和欺骗,是我们所不能容许的。如果我要惩罚你,你觉得可以吗?”

Gemini吓得瞪大了眼睛。过了几秒钟,一个蹬腿,扑进了伊萨怀中。

伊萨知道,自己心软了。哪怕知道轮回末期他会长成一个英姿飒爽的男性神祇,现在也只是个一头金发,眼神恐惧的孩子。叹了口气,伊萨回应了这个来自童年的拥抱。

 

眼下联盟上将坐在床边,两条长腿分开,怀里抱着微微发抖的Gemini。双子座是兄妹两个,眼下紧紧抓着自己不放的是哥哥。虽说是大的那个,但也是幼小异常,看着大概只有七八岁大。“Gemini,害怕了?”“嗯……”怀里的孩子扁着嘴几乎要哭,“从来没有挨过打。”

“那这就是第一次。”伊萨吻了吻孩子的额头,“我很感动你告诉我实情,你很诚实,这是好的。但这不代表做错的事情,承认了就能一笔抹去。错了就是错了,因为你向我承认了错误,我会继续信任你,但是该受的处罚还是得受。”

 “嗯………”Gemini恐惧地抱着伊萨,背脊抖得更厉害了。伊萨闭着眼睛抱着怀里的孩子,亲吻着他的侧颈,左手托在小男孩的后脑上。等到Gemini的身子颤抖得不那么厉害了,才轻声开口,“把裤子褪了。”

 虽然语调非常柔和,但是Gemini知道,这是从高级军官口中说出的命令。双子座紧张地深呼吸了一口,把裤子褪到大腿,双手环上伊萨的肩膀,紧紧地搂着,仿佛一松手伊萨就会消失一般。

“别害怕。”伊萨的双腿张得更开了一些,把孩子往自己胸脯上贴了贴。“你在为自己做的事负责。这是正确的行为,你非常勇敢。”牙尖勾住右手的搏击手套,伊萨把右手从手套里抽了出来。好孩子,我不会戴着这个打你的。

  “Gemini,闭上眼睛。”明明知道扑在怀中的孩子看不到身后即将击下的手掌。

     颤抖不已的双子座照做了。

  “啪”一声,伊萨的右手重重掴上孩子的臀部。这是用来处罚成年人的力度,孩子居然没有出声。没有哭叫,没有呻吟,Gemini只是用力抱着伊萨的脖子,双手搂得更紧了些。

  “好孩子,你做得很好…….别动,只是疼而已,我不会打伤你的。”伊萨的左手来回抚摸着孩子后脑金色的卷发,右手又一次打了下去。

   双子座的两边臀部上印上了对称的浅红色。伊萨下手不轻,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孩子而收着力度。只是星座轮回期罢了。何况如果什么糟糕的后果发生了,倒霉的可是一帮成年神祇。

  Gemini抖了起来,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痛楚令他只想哭喊,而伊萨的劝慰又令他觉得安心。

 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联盟上将,他大概只对自己一个人这样说话吧。

伊萨打了第三下。虽然是素手施罚,但是下手的力气仿佛是在用铁板戒尺一般。挨了第三下,Gemini吸了吸鼻子,竭力把颤颤巍巍的眼泪收回去。

伊萨按住孩子的头。“你可以哭,没关系。”伊萨的声音沉着而带着令人安定的力量,“哪怕是成年人,在我手上能够稳着不掉眼泪的也没几个。虽然你是神祇,现在毕竟在轮回期,忍不住很正常。”

没等他的话说完,Gemini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但是没有发出声音。他只是生理性的痛楚,并不委屈。

伊萨紧紧抱着怀里的孩子,任他把自己的军装肩章哭得湿漉漉,“以后别再这么干了。”又一记巴掌抽下,掌掴下的皮肤红肿发亮,孩子的抽搐幅度大了些,“我知道你的身体还能支撑,还有两下,重一点,忍着好吗?”伊萨亲了亲孩子的耳朵。

  Gemini的眼睛睁开又闭上。“嗯………”

 速度极快的左右两下,声音大得好像摔碎了一对杯子一般。Gemini终于忍耐不住,哭腔从伊萨的肩膀上漏了出来。并不大声,可是能听得出来,痛得厉害。

 伊萨并没有放开怀里的孩子。哪怕是小时候的双子座,也不会想让自己看到他狼狈的模样。“双子,好了,没事了。以后,别再玩闹得那么任性。”

我们都知道双子很孤独。可你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我们一直很爱你。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