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星座宫拟人)1.0 昼夜



星座宫拟人,一段乱写。全架空没有任何现实影子。不喜勿入,勿对号入座。


SP预警!预警!非圈勿入!勿入!

1.0的下篇被吞了,改过再发。无语凝噎中.........

    

   刚从联盟军需处回来的伊萨走进自己徒儿的房间,看到洒满一地的金币和一对亮银色的翅膀时,微带讶异地抬高了一边的眉毛。

不请自来的访客坐在窗台上,披着的长卷发一直拖到地下,俏丽的眉目媚态横生。手中的短鞭点了点被铐在床架上的清秀青年,“伊萨,我把徒儿给你送回来了。在金星神殿闯祸惹事,胆子大得很。”

伊萨皱起眉,“图蕊斯?”图蕊斯是金牛座幻化成的女形。金牛座的守护神是金星维纳斯,在美神的光环照耀之下,图蕊斯自然而然地成为十二星座中最美艳的一位。但图蕊斯的美貌并不寻常…..

“多谢。”伊萨皱了皱眉,“别在我的房间里变化容貌,反正你无论什么样子我都不感兴趣。”硬挺的军大衣领口有些硌得难受。

图蕊斯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温柔的绿色,长卷发正在从亮银色往淡金色过渡,听到这句话索性停了下来,半金半银的卷发倒是别有一番高雅韵味。金牛座赤裸的足踝踏上一地金币,“钱和美女你都不感兴趣,难怪利奥说你不是男人。”

“我本来就不算。况且你也不是什么正常意义上的美女,没有固定容貌最多是个花瓶罢了。金牛座到哪里都洒满一地财宝,炫耀,也很无聊。”伊萨烦躁地摇了摇头,眼角余光看到图蕊斯的指尖连续蹦出巨大的夜光石,似乎只是为了取乐,“人类总是喜欢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东西。慢走不送。”

 “我当然不算什么美女,但我可以变成任何你认为是美女的形态……..不懂怜香惜玉,枉费你长那么帅。不过,起码我还算有固定性别…….”图蕊斯似有所指地笑了笑,笑声甜蜜而细碎,转身刚刚要走,回头又道,”对了,别太为难他。他是误闯进来的。”想了想又轻轻一笑,“可把琬芶吓得够呛。”

伊萨的银色眼睛慢悠悠地横了过来,“我自己的徒弟,自己会管教。”

图蕊斯一足踏出窗外,头下脚上地朝向夜空坠了下去,两朵大丽花从她的掌心被抛进屋内,“不懂风情的人啊…….真是无趣呢……..”细碎的笑声从晚风中飘了进来,隐约可见一对公牛拖着一架雪橇一般的交通工具向月亮飞去。

可算是走了。伊萨松了口气,眯起眼睛,回头看着被绑在床架上的可颂。

可颂吞咽了一口,“这件事情……我还有可以解释的时间吗?”

 伊萨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边的眉毛提了起来,“我不是男人……嗯,不完全是。”干净利索地解下大衣,“还有别的什么意见吗?”

 

 伊萨是联盟星系的高级军官,传说中的星系守护上将。各个星系的居民都知道此人性子桀骜,一般都少有来往。黄道十二宫属于神祇,彼此住得极近,成日价吵嘴斗殴已经够看的了,何况伊萨属大天使旁支,除了惊人的战斗力之外,最大的神性就是雌雄同体,可以随时颠倒性别,让可以控制容貌的金牛座羡慕不堪。

“如果是男生的身体,就可以穿许多帅气的衣服啦…….”有一次图蕊斯这样说,紫色的头发卷在指尖绕来绕去地玩儿。

“闭嘴。”伊萨迅速做出反应,以防她说出更奇怪的话来。尽管伊萨自己也 不知道雌雄同体有什么用。

 

“跪着。”伊萨闭着眼睛,略略烦躁地说。可颂低下头,无声无息地跪在地毯上。

   地毯厚实得很,也不会跪伤了他。利奥是狮子座幻化成的人形,帅气而霸道的年轻男子,肩宽背挺,比其他的星座都高出一个头来。虽然看着块头大,脾气却还算是好说话,所以也还罢了;琬芶是处女座,这混小子闯进金星神殿时处女座也在场,那可没那么容易从那个洁癖狂手上混过去了。

  琬芶连浇花都要戴手套,发现黄道十二宫神殿有陌生男子出现大概会尖叫着准备搬家吧,打水洗地显然是已经不够用了。伊萨暗自叹了口气,转头看着跪在身后的徒弟。

 可颂已经洗去了身上的血污,穿着希腊式的上衣,双手捧了一支藤条跪在自己身后。身上的气息内敛而沉淀,整整齐齐干净利索的样子不像是来讨打的。伊萨凝视了自己的徒弟半晌,也还是开了口。

    “可颂,我知道你是来认错的。讨打也不用那么正式。觉得委屈吗?”伊萨的声音非常柔和,火气全无,似乎在问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并不。”可颂安静地回答,似乎还带着微笑。显然洗浴的过程他已经平复了心情。伊萨银色的短发仿佛一泓泉水似地颤了颤,“不怕挨打了?”

   “怕。”可颂仍旧捧着藤条一动不动,“可是这是我应该挨的打。”咬了几次嘴唇,终于还是惭愧地说了出来,“可颂给上将添麻烦了。”

    伊萨清清淡淡地瞧着窗外的薄暮,哈兰星球每年春夏季都会有日月同辉的景观,硕大的圆月和沉在山边的太阳同时出现,壮美的情景将近震撼。连目光都并未收回来,伊萨简简单单地开口,“衣服脱了,趴在床上。”

    可颂恭敬地低头行了一礼,跪在地上解开衣扣,把军服上衣慢慢脱了下来,又自己叠好放在了一边。看师父并没有要拿藤条的意思,可颂便把藤条放在了枕边,自己跪伏在了床沿。想了想,又搂过一只枕头抱在了怀里。伊萨的枕头柔软异常,用力一紧几乎全贴在了胸脯上。

  温顺地裸露着肩背,只是为了乖乖挨打。怎么想都令人窘迫,可颂羞愧地闭上了眼睛。师父并不立刻施罚,可颂也不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趴着。

 这孩子,说了多少次不能擅自尝试没有试验过的魔法,还是不听。以后闯出大祸来怎么得了。伊萨暗自叹道,毕竟还是年轻啊。舍不得也没办法了。径直走到床前,拿了藤条手腕一挥,啪一声重重打在自己下属兼徒弟的背上。

伊萨从联盟军营里出来的,风里来雨里去的高级军官,那是何等手劲,可颂瘦弱的肩背一抖,那一道鞭痕迅速变红,转眼之间就是一层血点。可颂也并不出声,只是把怀里的枕头搂得紧了一些。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