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The moment of heart and love (天使纪系列 拉斐尔/沙利叶)

餐前贴士:
1.SP预警!预警!训诫文,不喜者请右上角红叉,勿入勿入!
2.主被拉斐尔/沙利叶,攻受沙利叶/拉斐尔,年下攻and受拍攻,组合古怪不喜者勿入.
3. 全架空,全架空,全架空,作者脑子天马行空系列,不接受谈人生.
4.这些都没问题吗?那就愉快地开始吧!



国王之城的夜晚偶尔也有暴风雨.城内居民关门闭户,密集的雨滴落在巨大的叶片上,湖泊中,随着河流涌入大海.璀璨的星光在天际的另一边闪亮,仿佛被暴风雨洗净了一般格外透澈.
一人一剑从时空涡流中陨落,摔在圣光教堂的露台上.来人颤抖着把左手按上地面,巨大的五芒星传送阵亮光一闪,又缓慢地熄灭.
不能死啊..........年轻男子仰面朝天地躺在月长石地板上,任雨水肆意冲刷.努力了几次,终究无法用法力值召唤传送阵.
最后的动作,是把鲜血淋漓的手腕伸进了传送阵中间的守护结界. 法力值随着守护神咒语流转全城,突然参杂的血腥气大概很快会被教堂主人发觉.
最后出现在沙利叶眼前的,是倒转过来的天地,大片大片的雨水和一对碧蓝色的眼睛.在铺天盖地的大雨中;这对眼睛蓝得好像夏季的海洋,水色粼粼,波光万顷.

阳光晒得皮肤痛. 沙利叶不适地翻了个身,身下的软垫蓬蓬松松,舒适合度.伸手触摸了两下,想要睁开双目.
带着体温的柔软肌肤.眼皮的细腻触感,是Raphael把手掌覆在沙利叶双眼上,让躺着的人适应了光线再慢慢睁开眼睛.
沙利叶半闭着眼睛,握住拉斐尔细巧的手掌,“Raphael........”轻轻唤了一声,却感到那只手松了开来,摸上自己的茶色头发.”沙利叶,你终于醒来了.”
沙利叶的眼睛很特别,泉水一般的褐色瞳孔几乎占了半张脸.天光水色落到双眸中,一片洗去了颜色的天地.躺着的人看着坐着的人一直禁不住微笑,“拉斐尔......”
Raphael的笑容非常欣慰,“别着急说话......先歇着,我在这里.”

那个暴风雨之夜,拉斐尔瞬间发现了在露台顶化成一片阴影的沙利叶.为了用最快的速度发出警示,法力值耗尽的大天使在封印上放干了自己的血.得到消息的神之智瞬间进入战斗形态,边境反叛军一路冲过地狱传送门抵达国王之城时,抬头便看见笼罩全城的圣光结界,还有站在太阳神殿顶端的神迹天使.战斗形态的拉斐尔仍然一身白衣,手中的审判之剑闪闪发亮.

数日过后的清晨,圣光教堂充斥着清新的水汽.任何时候,拉斐尔居住的庭院都静谧安闲如油画一般.
Raphael坐在庭院中间的木制软椅上,伸出右手捉影捕风一般点点戳戳了两下,随即收回手掌,对着指尖透明的气流轻声说:“请去修罗殿找冥天使沙利叶,学术天使拉斐尔请他到圣光庭院一聚.”
柔和的微风在地上打了一个转,旋起一片红叶,很快消失了.
拉斐尔舒适地闭了眼睛靠上椅背,喉音呢喃着,“有客人要来了.”语意温柔,似乎正在微笑.

“今天早上我接到了联盟的处罚命令.”拉斐尔挑高一边眉毛,瞧着刚送来的报告,“玩忽职守,藤鞭二十五记......不重不轻......”神之智坐在庭院里,天光日影落在精致的雪瓷茶杯中.
对面斜倚在软椅上的是一身正装的沙利叶.黑色的长衣,左胸别着银色的姓名花体胸针,精致的金丝单边眼镜没有镜架,一片水色琉璃晃晃悠悠地浮在右眼前方.“中央行星的行政庭会议........实在太累了.一点小事,也要专门开会研究.....有时加百列殿下叫他们废物,我看不无道理.”
“问题是,沙利叶,受刑人是.......你.”拉斐尔的断句有些不自然.神迹天使放下茶杯,“这种事情会有人验刑,开不得玩笑.”拉斐尔的腔调非常贵族化,口音圆润,句尾拉得稍长,再严肃的话题都带着种不带情绪的温和之意,“但我看上面的执刑官是我,好像我们最近运气都不算太好.”杯中的茶是水溶花瓣,透明的花朵在午后的阳光下浮浮沉沉.
沙利叶疲惫地倚在靠背上,“说的也是.反正这两天必须完事,看你顺手些的时候吧.”
有些事情沙利叶不开口,Raphael也不问.
作为地狱的守护者,超然物外看起来毫无心肝处事精准到变态的刑天使,受到联盟处罚还是第一次.

“这就是为什么我请你过来啊.”拉斐尔轻声说,“现在.....怎么样?”
尽快. 别让联盟改变了主意把你放到别人手上.
沙利叶沉吟了一会,微微点了点头,“Raphael,我很累.”单手把领带一点点解了开来抽下脖颈,“别让我多遭罪就行.”淡金色的单边镜片仍然悬在眼前.
神之智瞧着困倦不堪的冥天使笑了笑.“去我的卧室吧,别在这儿.”完事了如果能直接睡着,也是福气.

拉斐尔的床宽大柔软,雪白的希腊软被仿佛塞满了羽毛,蓬蓬松松简直不能想象它的主人是一位无需睡眠的大天使.房间四面墙壁被施了古老的咒语,能够随着拉斐尔的指令显示不同星球的现况.
沙利叶步入房间时,拉斐尔做了个手势,四面恢复成洁白的墙壁.巨大的落地窗外红叶铺地,床边放着一盏开得正好的金沙玫瑰,头顶的天花板星空璀璨,银河如同瀑布一般在头顶缓慢地闪耀着.隐约可见哪里的飞行器从火星飞往木星,带着长长的尾巴.

沙利叶还在感叹星辰大海什么的,回头看到拉斐尔干干净净地坐在床边,生平第一次用温柔怜惜的目光瞧着自己,“要不要陪我聊一会?”
当然不是要聊天.沙利叶低头笑了笑,在拉斐尔面前慢慢跪了下来,双膝着地,茶色的发丝半遮住面颊,带出一缕不着痕迹的典雅.
“主神座下冥天使沙利叶.......”例行公事的刑前誓语,只开了个头,却没了下文.拉斐尔瞧着中断的法力线,也不开口催促,只是安静地坐着.
他比谁都知道,什么时候需要给他一些时间.
沙利叶看着眼前拉斐尔的膝头,价值连城的白色长袍针线整齐,法力值一点点地渐次闪亮.平时靠近了也注意不到这般小事,现在紧张之下,似乎感官都被放大了数倍,眼前事物格外清晰,井字形的钩针触手可及.
沙利叶把面颊靠了上去.
拉斐尔呼吸一滞. 感到沙利叶把半边脸靠在了自己膝盖上,似乎在寻求安慰,似乎又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没有任何别的意义.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天使沙利叶,从来都不是可以简单看透的存在.

拉斐尔伸出手掌,犹犹豫豫地也还是抚上了沙利叶的脸. 手掌肌肤柔腻,在冥天使的面颊上缓慢地抚摸,似乎是种劝慰.沙利叶微微张开口唇,茶色眼睛水波荡漾,如同秋季的冷泉一般.“........愿意接受神迹天使拉斐尔的任何处罚,心甘情愿,没有任何怨言.”音调低沉,成形的咒语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在面对刑责的时刻,房间里很奇异地温情四溢.
过了半晌,沙利叶抬起头轻声说,“我可以........试试你的床么?”

拉斐尔倒是笑了起来,顺从地让到一边.刑天使比任何人都知道联盟的处罚流程.沙利叶背转了身子趴在床上,左手勾住下身的衣料,慢慢把单裤褪了下来.臀部肌肤一寸一寸地裸露在清凉的空气中,两边臀瓣呈极淡的茶色,线条流畅而健康.裤子褪到膝下,沙利叶往怀里揽过一只枕头,把有些发烫的面颊埋了进去.
向来杀人不眨眼的冥天使也会感到窘迫.拉斐尔坐在床边,金色卷发软软地披在肩上,伸手撩开沙利叶的上衣.冥天使的淡茶色肌肤看起来有些禁欲,和自己掐一下就会留下痕迹的肤质显然不同.
沙利叶抱着枕头迟疑了一会.“抄个家伙,别用手.”明明只穿着贴身衣物,还裸着半边身子,愣是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根藤鞭出来,反手递给拉斐尔.
拉斐尔伸手接了,手击伤了对方还要心疼,这种彼此了解的事情不用解释.伸手把藤鞭扳成一个圈,“嗡”地一声弹回来的声音令沙利叶全身一颤,总还是会有些紧张.
沙利叶并不怕疼. 可他怕动手的是拉斐尔.

拉斐尔就这样坐在沙利叶身边,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脊.背脊的肌肉状态柔软而松弛,显然不准备反抗.
“沙利叶.......会痛的.”纵横三界的冥天使第一次挨打,却也觉得这句话有些好笑.说点刑天使不知道的?
“我知道.”沙利叶安静地趴在床上,语气里带着一种满是宠溺的服从,“不痛哪里叫罚.”抱住枕头把腰臀部往上拱了拱. “全身上下都可以打.你顺手就是好.”简简单单地说.
Raphael又哪里会打别的地方,藤鞭挥下去也还是落在了臀峰上.

神迹天使作为战斗天使,动真格时何等手力,第一下就击破了皮肤,带出长长的一道血迹.沙利叶痛得吸了口气,闭了眼睛直咬牙.Raphael却没再动手,只是坐在床边来回伸手按着沙利叶的背脊. 哪怕看不到自己暗恋的人,冥天使也能感觉到背后的Raphael沉默而温柔.
等沙利叶的喘息稍微安静些了,拉斐尔才落手了第二下.很小心地避开了第一记伤痕,两道新鲜的血痕翻卷了起来.
才两下就痛得死去活来了,却并不慌张,拉斐尔真的动了手,沙利叶反而安定了不少.他愿意服从于背后的这个人,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到底知不知道,以拉斐尔的性子,真动手了就是原谅.在这人手上认错受罚,并不丢脸.
沙利叶出身地狱,并不怕疼.何况拉斐尔打得很慢,左手按在沙利叶后肩膀上,右手一记藤鞭下去,要听得沙利叶呼吸平稳些了才会打下一鞭,是打算这样慢慢打到处罚通知上的数字么?

打到第九下上,拉斐尔听到了沙利叶极低的呻吟.并不是有意掩饰,只是不习惯张口叫痛罢了.呻吟声非常简单,就是受痛不过了出点声音.
刑天使被联盟处罚绝对是全新的经验,可他连个抵抗的架势都没有. 呻吟声很低,似乎并不想寻求帮助的样子.
拉斐尔沉吟着.他在承担. 冥天使从来不推诿责任,也不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辩解.做错了什么,便接受什么,已经做下的事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
又打了几下,沙利叶开始冒出冷汗.腰臀部才多少地方,几下打过就是一个来回.一鞭抽下去贯穿了几道血痕,一点细密的血珠飞溅了出来.沙利叶握住拉斐尔伸在面前的左手,呼吸凌乱得似乎要哭泣.
拉斐尔任由他握着,过了一会才感觉那五根手指一点点松了开来. “沙利叶.”拉斐尔的手按在冥天使背上,“边境反叛军打破了地狱结界,这事儿我们都知道,但你是怎么被伤成这样的?别说边境之污,三界上下能放翻你的人都没几个.”
冥天使咬着口唇笑了起来.就着背后的伤痕问话,是种助兴么?也有点刑讯的意思.“日后你就知道了.”声音晦涩,目光却带着温暖甜蜜的意思.
拉斐尔倒也不着急,“也好,慢慢告诉我不迟.”低了头凑到沙利叶耳边,“还有十二下,还能挨么......”
沙利叶眼睛一闭,双臂收到胸前,往拉斐尔身边凑了凑.“来吧.”
拉斐尔犹豫着低下头,又低下来了一点.
沙利叶没有听到藤鞭挥下的风声. 取而代之的,是拉斐尔的体温.拉斐尔双手撑在枕边,嘴唇仿佛一对玫瑰花瓣,温暖水润地,贴上沙利叶的背脊.
沙利叶一个激灵,几乎停止了呼吸.拉斐尔的亲吻,神迹天使的双唇在自己的背脊上缓缓移动......
仅仅这一个认知就令他陶醉.
拉斐尔的口唇向下,再向下.从背到腰,沙利叶颤得厉害,吻到臀面的伤口时,终于禁不住叫了一声痛.那是剧痛的,烧灼的,又是混合了甜蜜和抚慰的幸福感.
抬起头,拉斐尔凑在沙利叶耳边轻声说,“沙利叶,还没挨完,忍一忍......忍一忍.”拉斐尔的唇边粘了血迹,那一点点血渍也蹭到了沙利叶的耳尖上.
冥天使努力稳定住急促的呼吸,身体一点点地放松. 巨大的满足感几乎令他忘记了身上的痛楚,直到拉斐尔打落下一鞭.
沙利叶痛得“嘶”了一声,仍然趴在原地没动.还是痛得难以忍受,但多少还是好了一些.
拉斐尔按着沙利叶的后脑,几下整整齐齐地击在臀面上.会有人验伤,哪一记没见血就算是白打了.再心疼手上也丝毫轻不得,来回挨打更加遭罪.
几下打过,沙利叶开始发出模糊的痛呼,疼痛是席卷而来的,神经叫嚣着反抗.
可沙利叶只是温顺地趴在床上,连一句求饶都没有.
拉斐尔抚摸着趴着的人汗湿的头发,又打了一记.
沙利叶抖了起来. 心跳不稳呼吸凌乱,自创世纪以来能让他痛到这个程度的情形并不多,但他并不打算闪躲逃避.
最后一下击折了藤鞭,沙利叶痛得死去活来,已经无法喊叫出声,只是软软地趴在枕上,一点点模糊的呻吟凝在唇边.
从背到臀,整整齐齐的二十五道翻卷绽开的血痕,最后一记贯穿了数道伤处,显得分外狰狞.
拉斐尔的右手按在沙利叶背上,数道水流从指尖汩汩而出,在冥天使背脊上盘旋流淌.清洗过后的肌肤似乎痛楚稍减,殷红色的血水最后在空中聚成一个水团,无数细小的激流在水团中来回穿梭.
Raphael轻声吩咐,“去翡翠之眼,伊萨上将那里,请他验刑.”水团哗啦啦地响了两声,瞬间蒸发得干干净净.
沙利叶趴在床上,虚弱地笑了笑.“真省事....”
拉斐尔按着沙利叶的后脑抚摸他的卷发,好让趴着的人看不到自己脸上复杂而矛盾的神情.“近几天,我不会离开这里.”湖泊般的瞳孔中倒映着沙利叶的发丝,深深浅浅的色泽.

这一场近似互相折磨的刑责令沙利叶昏睡了两天.第三天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拉斐尔的另一间卧室里,阳光透过巨大的树叶形窗户铺在地上,拉斐尔偎自己身边沉眠,散开的半长发仿佛流动的黄金.
“抱歉.阳光太亮了么?我这个房间没有窗帘.”半睡半醒的拉斐尔温柔地呢喃着,背后伸出巨大的白金色羽翼,缓慢笼罩下来.
“没关系.”沙利叶翻了个身,伸臂抱住拉斐尔.神迹天使把小巧的头颈靠在冥天使半裸的胸脯上,再次睡着了.
背后仍然痛楚不减,可是不要紧了.没有人在意这个.沙利叶听到拉斐尔的呼吸和自己的心跳,浓郁的满足感从这两种声音中一点点蔓延出来,如同亮色的植物盘旋生长,最后在心脏的顶端,盛放开照耀世界的花朵.
这是属于自己的太阳.

即使刑伤不可用法力值加速痊愈,冥天使的自愈能力也是相当了得的.数天过后,沙利叶就可以自行在圣光教堂中走动,有时看着拉斐尔打理花木,有时收拾书房,偶尔也有公务.不能穿长袍,沙利叶就披着茶色斗篷坐在房间一角瞧着来人,客人看到面无表情的冥天使居然出现在圣光教堂中,无不吓得瑟瑟发抖只盼事务早完落荒而逃,无人敢问地狱守护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国王之城进入了拉斐尔最喜欢的秋季.虽然神迹天使可以自行控制圣光教堂的季节时间,但----
“四季流转是大自然的智慧所在,顺应轮回是非常有趣的事.”拉斐尔站在院落中微笑,“只是收拾庭院麻烦点儿.”水溶树和金沙玫瑰都是秋季花木,巨大的茶色花瓣盛放在高耸入云的树冠上,随风飘落的水溶花瓣几乎大如书页,厚厚地在院中铺了一层;半透明的金沙玫瑰整齐划一地喷出淡色花粉,也有些熏人欲醉的意思.

“Raphael........”沙利叶轻声呼唤,午后的阳光好似没有温度的香水,浓浓淡淡地泼洒下来.“请原谅我在你的庭院里放肆一会儿.”
拉斐尔转过头,端整的眼角眉梢都在笑,“什么事?”一霎眼瞥到院中盛开了大朵大朵的夜色蔷薇,花蕊喷吐出的柔光粉把满庭阳光吸收了大半,愣是把白日的圣光庭院营造出了午夜雨林的静谧感.
神迹天使抬眼看看沙利叶从怀中释放出拟月光轮,正想开口,却看到面前冥天使跪了下来,双手捧起一只半透明的贝砂盒子.
“沙利叶,你不可能在做这件事,你在开玩笑,对不对?”拉斐尔挑起眉毛,双眼闪闪发亮.
沙利叶不做声,伸指弹开盒盖.一对戒指瞬间照亮模拟出的月光林地,如同破晓而出的天光被凝聚在戒指上一般.“拉斐尔......”沙利叶声音低沉而严肃,“我想求你,请你给我这个至高无上的荣幸和权力,让我和你住在一起.”精纯度最高的古老咒语盘旋在两人上空,只等着另一段咒语的接合.“我知道你不喜欢修罗殿,我搬到这里也可以,或者你可以选任何想住的地方.”
拉斐尔眨眨眼睛,“好呀.”仿佛开口承诺的只是一个午后茶会罢了.“我本来就很喜欢和你在一起.”
沙利叶似乎有点懵,“.........真的?”
拉斐尔抿唇笑而不语,伸手虚虚托向空中.白金色的天使光环逐渐上升,和沙利叶树叶形的法力涡轮融合在一起.古老的咒语逐渐变色,在空中盘旋数秒之后轰然一声坠进小小的贝砂盒子里,烧灼的光芒过了数分钟才逐渐微弱.
“极昼守护咒语?”拉斐尔的笑容清纯而欢喜,“一点也不担心我不肯戴么?”
“你会戴上的.”沙利叶简明扼要地说.光亮熄灭之后,似乎沙利叶又恢复成了那个沉默少言的刑天使.拉斐尔低头细看盒子中的戒指.一看之下便敛去了笑意,讶异地抬头看向沙利叶.
一对白金色的戒指,两只戒托上各嵌着一颗璀璨夺目的冷眸珍珠,全透明的水纹凝成优美的形状.最令人倾倒的是水纹中闪动的火焰,极小的一朵火苗在冷眸珍珠的中间明明暗暗地燃烧.
“那是灯女侍.” 沙利叶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拉斐尔如同五雷轰顶一般,“你说什么?”
“暴风雨那天夜晚,我接下了S级任务,把灯女侍从三界之间换了出来.被加百列的月光刃所杀者无法进入轮回,找到时已经快死透了.我去了普罗米修斯那里,把她分成两朵放进冷眸珍珠,让她安静地恢复健康重新修行.”沙利叶顿了一顿,又说,“尽管还无法开口说话,但她认识你.”
拉斐尔瞧着戒指上那一朵似乎在跳舞的火焰,眼睛在月色中一片星光璀璨,稍稍流转便是水光万顷.
“把精灵之火分焰需要淬血重生,我用了.....自己的.淬血的时候,地狱边境暴乱,同时夜神尼克斯擅自离岗,所以你看到我时,才是那个模样.”沙利叶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指尖,巨大的褐色翅膀在背后轻轻抖动,“只想让你知道,我也是能够去爱别人的.这双手不止会镇压,逼供,杀人,处刑,还可以做些别的事情.”
“我不太懂得爱人,也不懂得怎样被爱. 但我正在学.......你可以陪我么?” 经过数百年的沉默,沙利叶的声音略带暗哑,却是.......
拉斐尔听过的最温暖的情话.





----------------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2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