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秋季的圣经 (天使纪系列 沙利叶/拉斐尔)

1. Sp预警,预警!不喜者请红叉不知者请百度
2.一发完结,作者凶残,请慎入!
3.这是圈内的SP文,跟星座运势无关和创世纪无关,误点进来的请退散
3.这些都没问题吗?那就愉快地开始吧!



                                  秋季的圣经
      当加百列搂抱着伊萨出现在圣光教堂上空时,背面的时空涡流轻轻发出一些奇异的爆裂声。伊萨被他软软地横抱在怀里,心中一阵不耐,张开口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冷淡地看了看下方。
      一个巨大的金黄色六芒星图案在庭院中的大理石地板上闪闪发亮,六条金线从庭院一端大开大阖地划到另一端.浮起的召唤阵法力充盈,在国王之城的夜色中流光溢彩。“这小崽子的六芒星是个门锁,客人降落在庭院中心,跪着接触地面,输入自己的法力值才能触发召唤阵传送,现在我们还没降落……”加百列对怀中的伊萨笑了笑,“这家伙,还真是很聪明。”伊萨忍不住白了一眼,索性闭上眼睛。“他可是被称为神之智的拉斐尔,你以为他是谁?”
       “嗯, 大概是一个比我们想像得更加有脑子的人吧,”加百列从半空中缓慢地下降,把伊萨搂得紧了一点,“看看谁接你来了。”
         召唤阵六条金线围住的中心,跪着长袍抚地的拉斐尔. 低头行礼的神迹天使看起来沉默而温柔,白皙的双手按在地上.“主神御前天使长拉斐尔,见过加百列殿下。”两人还在数百米的高空,拉斐尔的声音已经在耳边柔和地响起,语调轻缓,仿佛说话之人正在微笑。
      “也值得你出来迎接。”加百列左手不经意地挥了挥,“进去吧。”
         当两人降落在庭院时,拉斐尔正跪在大教堂前等待着,手边是一本厚重的圣经。传说中的神迹天使,住在大堆大堆的宝藏中,最珍贵的却是塞满斗室的书。
           加百列站在Raphael面前稍稍点了个头,“Raphael.”声音罕见地收起锋芒,“我带着伊萨来见你.”
           Raphael右手轻轻抚在左胸上,典雅的风度似乎能看出长期服侍主神左右的影子,“加百列殿下,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加百列瞧着跪在地上的神迹天使. Raphael有一张轮廓柔和的面孔。双眼温润,小巧的鼻梁,唇角色泽轻淡,仿佛春末夏初刚刚长出的蓓蕾。神迹天使谦恭地跪在伊萨面前,轻轻握住联盟军官的手掌,“伊萨上将,愿主神赐福予你。”
            Raphael是第一个对伊萨行最高礼节的人.虽然领域不同,Raphael的职位和伊萨上下不超过三级,无需跪着说话.
            果然是个不动声色的聪明人.
               伊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淡淡的金光似乎正在渗入体内。身后难以启齿的伤痕正在愈合,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作为备受宠爱的神迹天使,拉斐尔有令所有人羡慕的触觉记忆回溯,手掌相碰,他肯定知道自己在哪里受了什么伤,都是怎样伤的。但伊萨并不担心,拉斐尔处世睿智,性格成熟稳重,不会像图蕊斯和维歌那样成日价八卦个没完。
               “起来吧.不过,我这次过来并不是只为了治伤。你应该明白的。”加百列松松垮垮地坐在拖窗上,声音轻松随意,却仍然带着积威已久的庄重感。
                  拉斐尔站起身,温文尔雅地作答:“殿下说得是。”右手伸出,掌心中缓慢地浮现出一只半透明气泡。拉斐尔居住的圣光教堂草木葱郁,气泡慢慢涨大时,表面隐约倒映出图书馆周围的花树.拉斐尔微笑着翻转手掌,纤长白皙的五指做了个手势,“去吧。”气泡便离掌而去,晃晃悠悠地飘向天空,往翡翠之眼的方向飞去.
          “多谢。”伊萨有气无力地说,体内似乎某种过于疲惫的器官正在逐步自我修复. 加百列把伊萨摁在身边的软椅上坐好,转头皱着眉瞪向Raphael,”前几天你干嘛去了?” 
             听到这句责问,拉斐尔笑了笑,重行跪倒.白色的长袍向后铺开,如同春季涌起的海浪.
           “我命令过你保护联盟上将吧?”加百列站在拉斐尔面前,略带杀气的声势几乎沉甸甸地化为实体压了下来,“他暴露身份之后,被封印之境那帮蠢材们追杀了快十天,那时候你在干什么?”
            拉斐尔跪在地上。圣光教堂铺有深红色的地毯,厚厚实实地倒没让膝盖多遭罪,“联盟上将并不止伊萨军官一人.”拉斐尔的金色半卷发好似流动的金子,更衬得那张纤秀的面孔如描如画,“属下无能,杀戮天使做不到的事情,学术天使也无能为力.”口吻胸有成竹,似乎正在调笑.
         伊萨困倦得连眼睛都闭上了,听着两名上三位大天使长来回嘴炮,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加百列少见地没有大发雷霆,只是皱皱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倒是事儿不急,以后找你这个白痴算账不迟.但是………..伊萨叫你处罚的那个学生,全身而退了吧?天秤座那个乳臭未干的莱伯拉,在伊萨的军官学校里作弊只挨五下藤条,你这个大王八蛋什么时候那么好心的?”
         知道主帅向来性子暴躁,Raphael只是跪着不做声. 大天使长一步一步地走近,站在拉斐尔面前一寸不到的地方,神迹天使的鼻尖几乎能碰触到加百列飘动的神职长袍,“擅离职守,知情不救,袒护学生……拉斐尔,你最近嚣张得很啊.”
          拉斐尔姿态优美地低着头,“属下不敢.”语气里没有半分歉意.
          加百列掐住拉斐尔的下巴强行抬了起来,“Raphael, 伊萨在军法处,我看你就不用去这个地方了。我叫人到你这里来,”一个字一个字沉着声音说,“一对冷眸珍珠,可以了吧?”
         拉斐尔一惊,抬头抬眼看向加百列,亮澈的蓝眸如同希腊时代的天空.伊萨听得加百列数语之间,就开发了这等刑责,也是微微一惊:处罚神迹天使,不大不小也算个事,这是所为何来?
         还没等伊萨开口,加百列左手一伸,一道月光刃飞速射出,打在大厅中一盏水晶灯上.灯盏摇晃了两下,轰然落地摔得粉碎.
        “Raphael,你实在太心软了.”天使军将领沉着声音说,“像你这样如何打仗,又如何保护子民?只知道以守为攻,说到底不是什么能够持久的战术.”枝形吊灯在厅中逐渐冒出白烟,鲜血汩汩而出,加百列看都不看,只是站在拉斐尔面前冷淡地皱起眉,比常人高出不少的身量更显得威严了些.一瞬间加百列收起了素日嬉笑怒骂的模样,另一副面孔竟是说不出的庄重严肃,“Raphael, 你好歹也是上三位大天使,下次再犯,就不是冷眸珍珠的事儿了. 我会亲自提着鞭子教教你怎么担任神职.主神舍不得管教你的事,我可以一样不落补上!”
          加百列抱着伊萨消失在时空涡流之后很久,拉斐尔仍然跪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背后传来急切的喘息声.一名高鼻深目的美貌侍女奄奄一息地倒在大厅中,全身上下骨骼碎得粉末一般,喉咙口嵌着一枚月光刃.鲜血淋漓的伤口急速张缩着,似乎在争取最后的氧气.
         拉斐尔闭上眼睛.“偷天换日,拔苗助长..........终归是不行啊.”
 
         数天过后的一个下午,一名年轻的男子隐隐绰绰地现形在水溶树林中.手掌抚摸着粗糙的树干,茶色长衣几乎融入了森林里。
         “下午好,沙利叶.”拉斐尔靠在玫瑰窗上,连头都不回,但他知道窗外院子里的客人听见了.
         冥天使沙利叶,掌管地狱和死亡大天使,对恶魔和亡灵有登峰造极的控制力.常年代主神对三界生灵执行神罚,也被称为“刑天使”. 沙利叶处世手段向来惊世骇俗,行踪飘忽不定,种种流言蜚语几乎淹没了整个军法处,有说沙利叶出身恶魔,有说他形象多变,不以真面目示人,也有说他容貌丑陋,性格暴戾冷血的,伊萨上将只是不以为意.
         “人们对于强大的事物总有某种恐惧感. 随便沙利叶是什么,只要能完美地完成任务,就是绝对称职.”
 
          结果居然是这样一个身量高瘦,气质清新的年轻人.沙利叶穿了一件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衣服,棕色长袍如同流水一般,不断反射着柔和的光泽,缓慢地跪在窗外,仿佛一棵水溶树.“冥天使沙利叶,来拜访神迹天使.”声音极其微弱,却准确无误地传到了室内拉斐尔耳中.
          该来的还是来了.拉斐尔低下头,闭着眼睛笑了笑.“沙利叶,这次你是用什么身份前来这里的?”两人之间这般轻声呢喃,隔着圣光教堂厚重的玫瑰窗,却是清晰如同面对面谈天一般.
           来人取下兜帽,露出闪亮的棕色卷发和一对茶色瞳孔.满月一般的眼眸水光盈漫,几乎占了半张脸.
           “沙利叶,只是沙利叶而已.”
 
        数百年前圣战时,路西华被大天使长加百列击落地狱,主神用战场上死去的亡灵结晶创造出沙利叶,在地狱中看守被囚禁的堕落天使.能够看守路西华的三界掌刑人,格斗处刑刀枪剑戟无一不精的冥天使,居然是个焦糖色皮肤,褐发褐瞳褐色长衣干净得有些过分的年轻人.在这血腥味和铁锈味催人呕吐的处刑之地,一身静谧清凉的气味,冲淡了地狱里口鼻刺痛的污秽之感.
         “我知道你不能开口,不必行礼了.”拉斐尔一双干干净净的手掌,白皙透明如同凝脂一般,把跪在地上的沙利叶拉了起来.
         肤色雪白,笑容温柔的拉斐尔,抱着圣经出现在地狱尽头的样子,仿佛白日的太阳,照亮了沙利叶从未上过地面的短暂一生.
 
            百年一瞬.后来沙利叶职位渐高,得以自由穿行三界,以冷漠平淡的处事风格和几乎占了半张脸的茶色眼睛闻名遐迩,心心念念地却也没再见到拉斐尔. 好不容易终于撞见时,却是在人间收割灵魂,抬头对面就是正在医治伤者的神迹天使.
            “好久不见. ”拉斐尔化为人类医生的模样,手术刀在伤兵的胸腔中精确地切下坏死组织,再生结界笼罩在充满血腥气的伤兵营上空,金色的法力线源源不断地给营中伤者续入生命源,“帮我个忙好不好?”
             
            再后来见了面,说的也无非是书本,行星轨迹,近期发生了一些有的没的.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拉斐尔会坐在自己身边,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柔柔沙沙地说着些什么,过一会便合眼睡着了. 这是沙利叶最喜欢的时候,拉斐尔宁静信任的态度,好像自己双手从未沾过鲜血一般.
          眼下,沙利叶和拉斐尔并排坐在庭院中的软榻上,深绿色的软垫柔软精致,长长的流苏几乎拂上了月长石地板.拉斐尔的神职长袍一尘不染,头顶上的天使光圈缓慢地散发柔和的光泽.沙利叶的长衣反射着不同色彩,好似一裘茶色打底的丝绸调色盘一般.
          沙利叶曾经笑话过拉斐尔好会享福,居然在浓荫遍地的庭院中放了一张那么宽大的软榻,不怕麻烦是一回事,相当有情调了.
         “这是张书榻,我看书放书时用的.”拉斐尔优雅地让一堆书本在空中旋转,整整齐齐地码成一叠,“书有点多,整理起来不太容易.”
          …………果然学术天使的神职不是尸位素餐.沙利叶眯起眼睛,举重若轻地用法力托住空中散漫的羊皮纸卷和飞洒一地的墨水瓶.拉斐尔修长的手指伸了开来,一支玻璃制的蘸水笔在手腕边来回旋转磨蹭,神迹天使的笑意在阳光下格外迷人.
 
       后来也经常这样并肩坐在这里.只是谁都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主题的谈话.沙利叶的声音低沉而温柔,“.......那些动物们,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被主人责骂也不会反抗,各有性格.”
        拉斐尔的头靠在沙利叶肩上,半眯着眼睛,“沙利叶,其实只要你一句话,要我挨打受罚都可以,你知道吧?”
        被戳中心事.沙利叶想要笑一笑,却只叹息了一声,“我们毕竟认识太久了,做这种事有点不方便.......如果觉得不太舒服的话,可以申请换人,我想伊萨会派遣你想要的执刑官过来.”
           “不必,”拉斐尔文雅地解开一颗衣扣,“我信你.”小小的笑涡有一种信任的依赖感。
           沙利叶伸手轻轻揽住身边的学术天使.藏在神职长袍下的身体单薄异常,拉斐尔的呼吸声就在耳畔. 两位大天使几乎鼻尖相碰,沙利叶眼睛里能清清楚楚看到对方瞳孔中的仁爱与宽和.
 
          “刑天使沙利叶,受命处罚神迹天使拉斐尔.两次违反指令,处刑…….冷眸珍珠一对.”沙利叶在拉斐尔的耳边轻轻呢喃着,威严稳重的处刑宣告被他说得好似一句情话一般.
          “拉斐尔领罚.心甘情愿,无任何不满,“拉斐尔小巧的头颈靠在沙利叶胸前,闭着眼睛答道,”谢天使长赐责.“加百列的领导神职在诸位大天使之上,一句话就可以将拉斐尔处刑.责罚之前专程跑来圣光教堂说明缘由,虽然伊萨受伤在前,也不能不说里里外外照顾到了十分.
          神之智,毕竟还是待遇不同.
         
          
 
                   
          “抱着我的脖子,”沙利叶的声音柔软得好像情人的低语,“一会我就得动手了.” 
           拉斐尔顺从地伸手搂住沙利叶.雪白的手臂肌肤和冥天使的脖颈互相磨蹭过去.沙利叶有些不习惯地深呼吸一口,却感觉到拉斐尔的前胸顺势贴上了自己的身体,两只手掌在自己的背脊上来回抚摸,随即慢慢地从背脊上一路滑下,好似一种劝慰.........
           拉斐尔跪在了沙利叶两腿之间,双手抱在刑天使腰上,“沙利叶........上次见面时,你说得对,是我错了.”名字中的小舌音柔软甜腻,仿佛一颗裹了春药的糖果一般,在唇齿间闪动一下,随即化为甜蜜的液汁流淌入喉.“我一向心肠软......”
           沙利叶有些目眩地瞧着面前跪在地上的拉斐尔.刑天使很少见到如此美到极致的画面.神迹天使正在缓慢地解开衬衣,赤裸的肩膀带着令人神迷的银色光彩,然后是胸,腰,臀......
           拉斐尔褪下了身上一半的衣物.. 
          这个美好的身体就这样半裸在沙利叶面前. 靠在面前这个人的身上,就着十足的安全感,拉斐尔哑着嗓子说,“沙利叶,不必手下留情.........该我的刑责我忍得下.”
           沙利叶虽然是大天使,却不代表他不为情欲所动.拉斐尔抱着沙利叶的双手一个用力,冥天使呼吸就是一窒,随即缓慢地呼出一口气,反手抽出随身携带的长鞭.怀中的人哆嗦了一下,却没有出声.
            “拉斐尔,我不想伤了你……而且,到了较劲的时候你会跪不住.“和性情温和的拉斐尔不同,作为边境禁卫军的首领,沙利叶向来毫无心肝一般,各种刑讯逼供无所不为,拉斐尔知道面前的人没在开玩笑,”我不敢这样让你没有任何束缚地挨打,得想个法子出来.“
             拉斐尔白皙的手腕对着软榻一端的栏柱比了比,“那么,你把我绑上?“
             沙利叶面上浮出不忍之色,“……一只手就够了.“拿了长鞭把拉斐尔的手腕束在头顶,扣结不松不紧地绑君子不绑小人,”这样也就罢了,反正你又不逃.“
            拉斐尔好整以暇地趴在榻上笑笑,“如果能逃得掉说不定就逃了.“
             沙利叶的身子压了下来,“你不会的.“语调悲悯,似乎不喜时间的流逝.
          “Raphael,如果觉得痛,请让我知道.......我不想伤着你.”冥天使比任何人都更懂得怎样让受罚的人生不如死,但面对拉斐尔还真有些无所适从. 倒是拉斐尔,一副好整以暇模样,久居高位的大天使果然还是有些过人之处.
           拉斐尔恭顺地伏低身子,沙利叶的右手按在学术天使的背脊上.“拉斐尔,你完全明白自己错在哪儿,自愿接受刑责,是不是?”
             “是的.” 温柔和顺的语调,这当儿神迹天使居然还在微笑.
            “你很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并且愿意为之付出代价,是不是?”
           “是的.” 拉斐尔答道.
                 “你知道自己错了,所以我打你的时候,你不会挣扎,而会好好挨着,是不是?”
         “是的.” 神迹天使愈发笑得安心了一些.原来例行三问是指这些.
 
            “请稍作忍耐………“沙利叶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作.拉斐尔闭着的眼睛就没有睁开过,顿了一顿,伸手拉下自己的软缎长裤,露出腰臀间裸露的肌肤.神迹天使恨不得把头颈埋入枕头里,“沙利叶,麻烦你了,做这么件事.”
            沙利叶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拉斐尔几乎从不做错事,恐怕是第一次接受刑责.肌肤柔嫩得异乎寻常,别说动刑,雪白的肤色似乎稍微捏一下都于心不忍.
            沙利叶轻轻抚摸着拉斐尔的后背,“Raphael, 冷眸珍珠…….还是要吃点苦头的.痛了就喊,我面前又有什么好忍.“
            拉斐尔轻轻笑了一声。“嗯.”
            沙利叶抖开不知从哪里摸出的软鞭,凝神了一会又丢到地下.转身随手折了根水溶树枝子捋了一遍,细碎的叶片和树皮纷纷落下,一根类似藤条的东西出现在手中.
           “口球就不用含了,痛就嚷嚷.我知道你委屈,别忍着.“沙利叶左手压在拉斐尔腰间,”别怕,之后我会照顾你的.“
            嚷嚷. 拉斐尔一时想笑,却因为这后一句话酸了眼眶.神魂俱灭的灯女侍,‪一时‬心软答应了她的哀求,把非人间的物事化为人形……..
            都是自己的错啊.
            就在这时沙利叶的第一记藤条抽了下来,带着尖锐的风声在身后炸开,拉斐尔头一抬,痛呼了一声.
            果然从没挨过打.这样说来,一对冷眸珍珠还不算太重.
沙利叶心下踌躇着,这就叫无可奈何.看着拉斐尔趴在床上的样子,赶紧打完了少早点罪,又是一记藤条打下.
            第二记打下来,拉斐尔反而没声音了.趴在床上小口喘息着,神迹天使低下头,把脑袋埋入软榻里.
            第三下和第四下接踵而至,拉斐尔的惨叫声并不尖锐,却痛苦异常.另一只没有桎梏的手忍不住伸向背后,想稍微遮挡些什么.
           “手给我.”沙利叶冷静地命令.拉斐尔面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命令是否管用.
            拉斐尔颤抖了一会,把手伸向沙利叶,冥天使伸手握住,禁不住在手背上吻了一下.法力值互相碰撞,拉斐尔的治愈之力飞速地倒灌进沙利叶体内.
            …….却不能医治自己的伤口.“拉斐尔……”沙利叶觉得胸腔中的呼吸都在痛,“很快就完了.”
            “别………”枕席间传来神迹天使微弱的声音,“一下一下.打痛了是应该的.”
             拉斐尔心知这不是惩戒,甚至不算责罚,加百列只是想逼着自己静心想想一些问题罢了.以他暴躁的性子,如果真是想要真正动刑,哪里还留得命在,连伊萨都被打得只剩一口气,自己更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叫了一个相熟的人来作责备,不能不说加百列还是心中有数.
             两人同时避开了讨论那个细碎的吻.手背上沙利叶留下的茶色触痕,不算太惹眼却是洗不掉.
             沙利叶果然又是一记藤条落了下来. 拉斐尔呼吸一窒,似乎这一下打得全身血液都停顿了.剧烈的痛楚翻卷上来,神迹天使瑟缩在床上轻轻颤抖着,右手无可奈何地被束缚在床边的栏柱上,显得格外细弱.
             十记藤条几乎就已经到了神迹天使的极限. Raphael不惯挨打,痛得天翻地覆又无可躲避,被钉在原地的感觉最是无助,比起痛楚来,哀切倒是占了大半.连呻吟带痛呼也是挨了下来,全身抖得痉挛一般.
             沙利叶的手指按在拉斐尔肿起的肌肤上,试探性地压了压红痕.“拉斐尔,要到较劲的时候了,你.......”也不知如何措辞,从地上拣起鞭子甩了个空响. 鞭梢带了个花样,溅起一点点水汽.
            拉斐尔的呼吸散乱,一双眼睛却还是神智清明.轻轻点了点头,目光斜斜瞥过头顶的水溶树枝干,一片花瓣缓慢地从眼前掠过.神迹天使放松了身体,把腰臀往上拱了拱.
沙利叶不再说话,闭了眼睛一鞭抽下去,细碎的血珠溅到自己的脸上.
             “啊.....!”这一下就带上了哭腔,沙利叶的软鞭击破了皮肤,长长一条伤痕皮开肉绽地翻卷开来,烙在臀部肌肤上.
            “求你,别,别.......”见沙利叶又举起手臂,Raphael哭泣着哀求,“别........啊!”
             第二道伤口和第一道纵横交叉,平均地贯穿了两边臀瓣.Raphael反而没了声音,急促的喘息声愈发令人不忍.
沙利叶拎起拉斐尔的金发强迫他抬头,看了看面颊,又松手让他的脑袋栽回枕头上.
             “唉,拉斐尔,你让我怎么办才好......”
              没有被动治疗,说明还有神智.
              沙利叶没有擦拭自己脸上的血渍.打下第四记时,拉斐尔不可抑制地哭喊了起来.雪白的臀峰上四道纵横交错的血痕,细小的血珠飞溅在床榻边.
            右手仍然松松地被绑在架子上.
            “灯侍女灰飞烟灭时比这个痛太多了.”沙利叶的声音非常平稳柔和,“天枰座天幸是个好孩子,如果在战场上有侥幸意念,大概联盟得花无数时间培养新的人才.”
              “伊萨上将也还罢了.......没有那种本事也做不了加百列的爱人.”拉斐尔从牙缝里轻轻地挤出一句话,痛得全身颤抖,委顿不堪,而沙利叶仍然听得清清楚楚.
               那我呢?我有什么.......沙利叶心下一阵烦躁,落手失了准头.下一记鞭子从肩背扫到侧腰,长长地划开了皮肤,血色狰狞.拉斐尔一声短促的急呼,背脊一挺没了声音.
                他是故意的.
               沙利叶心下一惊,随即皱起眉.拉斐尔闭着眼睛,两颗泪水从面颊上滴落.
               沙利叶凝神静听着水的声音.
               透明的水珠落在床榻上,却没有被柔软的布料所吸收.两颗,三颗眼泪渐次滴了下来,覆上第一颗水珠,逐渐凝聚成一对小小的琥珀,破碎的水纹清晰可辨.
               冷眸珍珠. 天使的纯生理性泪水,和忏悔,欢喜,愉悦等情绪完全无关时才能凝聚成珠,星系中极为珍贵罕见的物品之一,无以估价.
               黄昏长长的阳光下,沙利叶抱着已经晕去的拉斐尔,轻轻哭泣起来.
 
               “神迹天使最为慈爱宽和,那么讲感情的人被罚冷眸珍珠,你也真是下得去手.”伊萨冷冷地讥刺了一句,加百列笑着瞧着眼前的茶色盒子.
               “所以这才是最重的处罚.”沙利叶跪在台阶下,腔调罕见地机械性冰凉,“对拉斐尔特别难.我自己倒是随时随地都能做这种东西.”
                加百列站起身,“沙利叶,你遭的罪太多,日子太长自己不记得了,而你的身体还记得.”往前走了一步,“你做冷眸珍珠可以随时,是因为你本身并不是纯粹的人.”
                只有亡灵结晶品,才能掌管冥界,三生三世的苦痛和悲哀,本身就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没有感情,就不会疼痛.
               当然也不会幸福.
               “沙利叶,你想要一些事物的时候,一定也会承担另一些事物.爱别人就要放松地承担伤害,那是和你的幸福互为比例的,不应该防御或逃避.”加百列的声音罕见地温和了不少,“当”第一声掷了一个小小的果木盒子到沙利叶膝前,“送个首饰托给你.拿回去镶上吧.”
               沙利叶莫名其妙地打开盒子,银色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皮,瞬间一层水光酸酸胀胀地浮了上来.
               盒子里是一对指环,细密的银色闪光和加百列耳尖上的一模一样.
 

评论(2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