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麒麟遇( 天使纪系列 加百列/伊萨)

餐前贴士:
1. 百粉点文之一奉上!天使纪为星座宫拟人系列的延伸,花样SP预警,预警!不喜者请红叉不知者请百度.
2.主被 加百列/伊萨 无啪啪啪片段 (大概以后会有)
3. 拉斐尔露一小脸
4. 这些都没问题吗?那就让我们愉快地开始吧!



傍晚时分,布满山脉的蔓蓉树飒飒地抖动巨大的叶片,晚霞折射成绿色的光带投进伊萨的房厅中.伊萨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瞧着桌上的资料. 古雅的茶色纸张被施过咒语,散发着极淡的银色光泽.
远处传来极轻的铃铛声. 只是细微的“叮铃”一响,伊萨却瞬间抬起头,警觉地望向前方. 虽然动作是干净利落训练有素的模样,那双没有颜色的眼睛,却带着些怀念的意味.

一阵熟悉的水和花的香气从十里之外隐约传来. 少顷,杀戮天使闭上了眼睛,似乎并不想看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幕.

不出所料,哗啦啦一声大响,一位身材高挑异常的年轻男子破窗而入,所到之处洒满无数碎玻璃. 作为高阶军官,伊萨的办公室不算太小了,但整个房间从里到外的玻璃制品全部碎得干干净净,连桌上的薄荷汁都被震得杯碎茶流.

闯入房间的男子体型比普通人高出不少,容貌古典端整,带着些令人折服的硬朗风度.波浪形卷发整整齐齐地分为左右两边,金银各半的奇异发色和背后的双色翅膀相得益彰.最令人惊讶的是他全身爆炸一般迅速涌动的法力值,其精纯程度好似液态黄金丝,远在普通神祇之上.伊萨神色不动,连头都不回.“晚上好,加百列.”伸手在桌子上敲了敲,“你来干嘛?”

这是近百年来,他们之间的第一句对话.



“我听说你这个大王八蛋又惹了不少事?我走时说什么来着,和你在一起纯粹就是自找麻烦?”加百列从窗框外跨了进来,那张古典端正到极致的面孔简直让七零八落的房间蓬荜生辉,“听说你现在都不打算掩饰瞳色了,于是我决定在那帮杂碎跑来寻仇之前先砍死你.”加百列是最著名的上三位战斗天使,身高体型比常人大出一号,手脚更是修长了数分,反手随随便便就拽住了伊萨的银色短发.

伊萨只是不做声.加百列拎起他的头发,仔细端详了一下那冰冷的水色双眸,军官的瞳孔里是两汪湖泊,看不到瞳孔和聚焦,真正的两汪泉水,加百列看到水纹中自己的倒影,“还真是不打算掩饰身份了.你这个混账到底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几天之内,杀戮天使的办公室就会被地狱边境的那帮蠢货踏平,你可以直接去沙利叶那里报到了.”加百列得意地摇摇头,松开了伊萨的头发,“当然,他会把你的灵魂交给我,但是.......”加百列把伊萨从软椅上拽起来,横抱在怀中低下头去,“还是有肉体的时候比较有趣.”

跨越百年的第一个吻.伊萨的口唇一如既往地如同寒冰一般,加百列只是不以为意.“以你这张扑克脸的欠抽程度,大概只有拉斐尔能护得住这儿. 不如先去我家避一避?再叫拉斐尔来做结界?”

“我不觉得拉斐尔会为了我的办公室来这里一趟.他住的圣光教堂实在太远了.”伊萨被加百列抱在怀里,声音却比平时清淡了很多.

“我也不觉得. 但是......如果著名的联盟上将受了伤呢?”加百列把伊萨在怀里横抱得紧了一点,联盟高级军官被他横拉竖扯,顺提倒拽地折腾,直如一个布娃娃一般,但两人似乎都并不介意.

伊萨皱起眉,声音如同碰撞在一起的冰晶,“加百列,我一点也不想跟你过夜....”

“我知道你不想.”加百列的声音轻松愉快,“顺带一提,就像圣战前一样,我要强迫你就是一分钟不到的事.....但你知道我不会这么没品. 当然最后还是会和你过夜啦.......宝贝儿,别担心.......但在这之前你要先挨一顿修理才行.”

伊萨微微一顿,加百列比普通人修长了不少的食指就点到了鼻梁上,“叫你不听我的话?该打.”还没等伊萨有任何动作,加百列的食指就离开了伊萨的鼻梁,在空中勾画了一个优美的形状-----------瞬间房间里碎裂的物品都开始漂浮,拼凑,自行还原,连洒落一地的薄荷汁都回到了杯子里,安安静静飞上了桌面.

伊萨满意地闭上眼睛. 人回来了就好,打就打吧.



加百列是由主神亲自赐福的战斗天使.和半神祇血统的伊萨不同,加百列金银双色的长发和翅膀简直是天界传奇-----当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体内爆炸一般的法力值轮回速度.加百列的神性是时空控制,作战时能够席卷周围一切事物的法力值作为己用,向来被人视为不可超越的巅峰.

但眼下,不用试探天使长都知道,伊萨暴露身份之后,消耗了不少法力值来对付源源不断的寻仇者,总要有个夜晚让疲倦的杀戮天使可以休息.

加百列的宫殿位于伊萨的翡翠之眼正下方,自由落体的速度不一定比魔法加成要慢.眼下,加百列抱着伊萨躺在宫殿外的露台上,巨大的金银翅膀轻轻笼成一个半球形,护住怀中换上丝绸睡衣的军官,“你这家伙到底多久没换下制服了?睡吧.谁敢来找你的麻烦,我就杀了他.”

伊萨想了想,决定忍住在喉间转圈的嘲讽,倚在加百列怀里缓慢地睡熟了.背后胸膛的高热,是已经被自己遗忘在岁月中的温暖.



这一睡倒,直到第三天早上才醒过来.晨间,伊萨有些困难地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加百列的微笑:“你终于醒来了.”加百列怀里抱着伊萨半倚在一张软榻上,巨大的羽翼从背后伸出,往前笼成一个半圆形的羽毛小屋,把两人护在里面.“遮蔽了天光日影,我才能够安睡那么久.”伊萨的笑容还是有些冰冷,“是么?我不喜日光的习惯你还记得.”

“什么习惯,那是个毛病.”加百列的语气充满了不加掩饰的宠溺,“想瞧瞧外面么?看看你在哪.”天使之翼渐次收入体内,伊萨面前如同拉开幕布一般,出现了清晨喷薄而出的日光,绵延不绝的山脉和被染成红色的积雪,空气中充满了冰雪的清新气息.

伊萨从软榻上站起身,望向气势磅礴的山脊:“这里是你家.骑士王城的顶宫.”

“答对的奖品.”加百列随手扔过来一只凝水瓶子,透明的水流中裹着红色汁液,“喝了,我们好开始.”

加百列面前没必要防范,反正就算不喝,他也有上千种办法把这玩意儿注射进自己身体里------剖开血管倒进去都有可能------索性大喝一口,舔了舔嘴唇,“蔓蓉果汁?”伊萨转过身看着随意躺在软榻上的爱人,“你想干嘛?”

蔓蓉果汁是精灵常用的高效提神剂.用途很广却没有半点副作用,深受森林居民喜爱.天使们不需饮食,自然不需要这些,但眼下加百列想用的怕是蔓蓉汁的基本效用:保持清醒,不会晕过去.

“想得对极了.”加百列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一缕金色的法力线若隐若现,“我憋了三天一肚子的气,总得在你身上还回来.”

伊萨冷笑一声,一口灌完了果汁,把瓶子往露台下一扔,空瓶散成一股水流泼在了树叶上,“来吧.”



加百列从软榻上站起来,比伊萨高了一个半头,居高临下地命令道,“跪.”

伊萨毫不迟疑,几乎是同时屈膝跪倒在软榻前.联盟军官身架轻盈单薄,跪在巨大的露台上似乎要随风飘去一般,银色短发微微飘拂,和薄纱束腰睡衣正好相称.

“你想把我气死,对不对?”加百列的声音哑着,自带一份沉暗,“联盟军官权倾朝野还不够,管什么闲事?一次两次三次也还罢了,因为你那个白痴一样的蝎子学生,把杀戮天使的身份暴露出来......嫌命太长啊?”大天使长硬朗的眉目带着些怒气,“那小虫子死一百次我都懒得叫沙利叶动一指头,唯有你.....你下地狱了也会被拽到我面前来!”

伊萨感到加百列的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背脊,但仍然继续嘴硬,“我直接死了上天堂不最省事?也值得你叫沙利叶去找我?”

加百列错愕地笑了一声.“可拉倒吧你,你听说过哪个杀戮天使能上天堂的?地狱轮回100次看看够不够补偿罪孽.....这不就是杀戮天使的使命么?”

杀戮天使,死后成为亡灵一族,罪孽清偿之前不可转世.但以杀戮天使为职的,总有错杀之时.积怨之多,自己也不记得了.以自己三生三世,换三界一朝平安.

这就是杀戮天使的宿命.伊萨想到自己的两位徒儿,初生的朝阳和入夜时的冷月.......突然一阵烦躁,皱起了眉.

加百列站在伊萨身后,手掌按在爱人背上慢慢往前用力. 伊萨被他按得跪趴在了软榻上,露出雪白的腰腹部一寸寸地裸了出来.联盟上将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也只是顺从地照做,没有任何反应.

加百列把伊萨按在了露台的大理石软榻上.“伊萨,这是你的办公室,你的学校,你的家.你只要作死一次,就永远失去了它们.身为联盟高级军官,屡次以身犯险,这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伊萨没有答话,努力让自己趴得舒服一些,清晨的阳光慢慢铺上了露台.加百列拎着伊萨的腰间的束带,把联盟军官两腿摔上软榻,“既然知道错了,就没必要再跪.趴这儿.”

伊萨仍然不做声,趴上了软榻,抱住个枕头.

加百列抽出伊萨的束腰,把他的睡裤拽到了大腿根.“伊萨,不论你是联盟军官,还是我的爱人,我都要动手打你.”

伊萨一对圆圆的臀瓣露了出来,肤色软腻,似乎天然带着种诱惑的意味.加百列倒是微微皱眉,这家伙风里来雨里去,身上还那么干净一点伤痕都没有.伊萨被他看得全身上下发软,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塌着腰趴在软榻上,似乎并没打算挣扎.

一种奇异的默认.

加百列没有直接打下去,而是反手抽出了腰间的皮带,在伊萨耳边空甩了一声.“受得了么?”

伊萨听到鞭响,知道这是要来真的了,闭上眼睛,轻声说,“主神座前,大天使长加百列给的处罚.......甘之如饴.”

加百列一愣. 他是御座前大天使,处罚一个联盟军官,上翻三级都轮不到自己动手.伊萨如此形容,是把自己作为爱人身份施加棰楚了.

这么说来倒是惹人心疼.加百列单膝跪上软榻,另一只手按着伊萨的背脊,“亲爱的,我要打你了,忍着点儿.”

听到这个甜腻的称呼从加百列口中出来,伊萨全身一颤.还没等反应过来,皮带就重重落在了左肩,一直抽到右边腰下.

..........看起来气得不轻啊.伊萨忍不住深呼吸一口,修长的十指攥住了枕头.

第二下落在了背上.从左边扫到右边,这一下撕破了皮肤,密集的血点争先恐后地钻了出来.

而伊萨仍然没有动.钉在原地,连求饶都没有一声.

第三下抽落时伴随着加百列的命令,“报数.”

“............”

“啪”地又是一记.“报.”

“............”

“啪” 一声听起来格外狠厉,伊萨颤抖半响,紧咬着牙关发不出声音来.

“跟我有什么好倔强的,是要我打死你吗?”加百列有些烦躁,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服从你的爱人有如此之难?

伊萨埋着头,唇角不知怎的牵出一缕笑意.声音低低的,“........一.”

加百列心里一松.还是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的.“你和我在一起,住在我家,就得服从我的规矩,我的命令.不许伤害自己,不许把自己置于险地,我命令过你吧?”大天使重重一记皮带抽在伊萨臀峰上,“不听话的人要如何惩罚?”

“二........你怎样惩罚都好.”这句话从伊萨口中出来,有些莫名其妙的旖旎.“是天使长,我不敢抵抗;是加百列,我愿意承担.”伊萨顺从地趴在软榻上,背后被打得又肿又痛,却丝毫不能改变他安静沉稳的气息.

加百列动了真格,每一下都用了极大的力气.又知道联盟军官熬刑惯了的,更加不用手下留情;区区几下打过,伊萨已经痛得两眼发黑,控制不住地漏出些强压下的呻吟.

“十一.........。”这一下挨得狠了,尾音有些长,摇摇晃晃地似乎随时都要挣断.

加百列丢下皮带,一把抱起伊萨放在自己膝盖上,反手扣着军官两条胳膊.“出声叫喊,不然我用鞭子了!”

伊萨极慢极慢地抽出自己的两条手臂,低声说:“别急,你慢慢打就是. 等了那么久了,不急在这一会.”双手扣住软榻雕琢精致的扶手,“你用什么,我都让你打,不用硬摁着.”

换做了旁人,听到高级军官这般诉说,大概也会下不去手. 加百列和伊萨相识已久,最知道他严厉到古板的性格,管他在说些什么,只是把要做的事情做完. 当下左手搂住了伊萨的上身,右手高高举起,“还敢不敢了?”

其实,敢不敢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伊萨低下头不做声,背后的手掌挟着风声重重打落.
“..........嗯.”伊萨发出一点点压抑着的痛呼.加百列知道现在伏在自己膝头呻吟的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军法处上将,这一声和别人的滚转哭号差不多.如果不是挨得狠了,怕是连这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生命是最重要的事.”加百列的手按在他背上的数条血痕之间,“尤其你的神性并不是防守属性,伤着了谁照顾?我不可能永远随叫随到.如果我不在你就不懂得保护自己,那就打到你会为止!“天使长的声音逐渐低沉而温柔,“你是我的人,要伤也是我自己动手.我加百列,宁可打你,也不要失去你.”

伊萨叫了一声痛,把头埋在手臂间,却并不稍动. 刚刚放松沉睡过的身体极度敏感,加百列一记巴掌抽下来,连痛楚带着过激反应,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十二.” 颤抖了半响,还记得报数.

“啪!”

“ 十三.”

“啪!!”

“十十......十四.”

加百列正在气头上,这一顿棰楚到了二三十下才缓过来,伊萨全然不知自己何时流出的眼泪,但不管加百列如何下重手虐打,只是抱着枕头发出低低的哀泣声.

没有温度的阳光逐渐从露台的大理石地板铺到了软榻上. 加百列停下手,抚摸着伊萨的银发.“好样的,哭.”声音很低地哄着自己的爱人,“出声,把委屈倒出来.”

伊萨捏着木质扶手,“没有什么委屈啊.”声音低沉清淡,好似一块正在破碎的冰晶.

加百列一阵烦躁,站起身拎起伊萨摁在榻上,右手抽出背后的短鞭,“我还不知道你!那么久了.......那么久了,你想我就不能说一声?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纵横三界,我在想什么?”

软鞭抽上通红的臀部时,伊萨哭叫了出来. 已经被打得昏天黑地的身体,再挨一记软鞭痛得好像被砍了一刀一般,身子痉挛得再也控制不住,几乎要从榻上滚落--------

加百列把伊萨一把拽回往软榻上一按,又挥手抽了下去. 这一下打破了皮肤,密密麻麻的血珠瞬间争先恐后地渗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求你........是我错了.”伊萨的眼泪落在石板上,瞬间融进石材变成琥珀一般的透明物体,似乎在愈发夸张地呈现主人的想法: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加百列说是性子暴戾,但其实粗中有细得很.知道自己真动了气,别下手太重打出个好歹来.控制了半晌才放下软鞭,把气息奄奄的伊萨翻过来抱在怀里.“非要折腾自己,那么大费周章地把我逼回来,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不是吗?”

却见伊萨努力呼吸着,嘴唇翕动半天,才冒出一句话,“你走的那天........在想什么?”

加百列愣住了. 半晌不答,抱着伊萨的手臂却越收越紧.当伊萨觉得要喘不过气时,终于听见了爱人的答案:

“我在想,这口是心非的倔强蠢货如果回头看我一眼,我就丢下脸面去抱着他再也不放.”



“带我去露台是因为一开始就想打我,对吧?”

“没错.你回答正确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

“万一我答错了呢?”

“连我家都敢不记得?那就把你扔到下面的森林里,用青藤绑着抽,让大家都来看看联盟上将在丈夫面前是怎样被教训的.”

“........那也可以.”

“........真的?”

“当然.我的丈夫干什么都好.”

“.........我从人间听说一个词儿,叫做'不可描述',你觉得那是形容什么的?”

“有的事情不好!不怎么好!........嗯........啊......”



次日凌晨,拉斐尔躺在床上突然睁开眼睛,浅色瞳孔中闪动着明亮如钻石的光晕. 神迹天使披着白色丝绸睡衣推开窗户,极远处传来时间传送漩涡的风声.隐隐约约,却千真万确.

“啊.........” 拉斐尔纤巧的脚掌踏上窗棂,表情很轻松,背后却逐渐伸出巨大的银白色羽翼,“有事要来了.”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6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