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星座宫拟人)8.0 天秤座 分寸与规则

餐前贴士:
1.愚蠢的楼主已经忘记这是8.0还是啥了.....有关注过这事儿的吃瓜群众请告知....
2. SP预警,预警,预警!这不是什么星座运势分析,这是训诫文,不知者请百度不喜者请红叉.
3.这些都没问题吗?食用鱼块!



圣光教堂. Libra勒紧了独角兽的缰绳,尤尼克不满地吐着气,一串长长的火焰喷到空中,飘散成星星点点闪亮的灰尘.

拉斐尔,主神御座前七大天使之一,被人称为“神迹天使”,掌管风,火,水,土四象元素,也被称为“神之智”. 拉斐尔性子稳重慈爱,极得主神欢心,命他留在大天使长所守护的国王之城,又赐了圣光教堂让他居住. 拉斐尔所居住的城市之内终年处于主神祝福之下,丰盈的法力值流光溢彩.数百年前哈兰行星反叛军一战,天使军伤亡惨重,大天使长加百列落入水中踪迹全无,拉斐尔站在圣光教堂中,念动古老的守护神咒语以一人之力遮蔽全城,普通民众无一伤亡,从此“神迹天使”名声大振,以传奇之姿铭印在历史之中.

从法力流淌的波动值来看…..大概是法师之类的?只是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因为这种原因. Libra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地面上飞速掠过的圣光教堂圆端.

天秤座知道大天使长拉斐尔极受神的宠爱,富可敌国,但没想到已经豪奢到了素淡的程度.和金碧辉煌的金星神殿不同,圣光教堂色调极淡,银色和白色的月长石在庭院中铺成六芒星图案,淡金色的法力纹路缓慢地闪亮而又消失.十二根巨大的大理石立柱支撑起高高拱起的希腊式穹顶,闪烁的星群在穹顶聚集又散开,勾勒成繁复的星际图形.一瞥眼看到宫殿两侧影影绰绰的参天巨树,数百年才能生长寸许的水溶木,仅仅宫殿两侧就是一百多棵,蛋白石台阶下,半透明的冰晶玫瑰从金沙碎屑中弯弯曲曲地生长出来.

这么典雅的宫殿不应该只是个教堂吧?不过对于拉斐尔而言,再大的住宅不过就是个图书馆,叫什么大概都无所谓. 莱伯拉这样想着,独角兽已经着陆,顺势在清凉的地面上跪了下来.

月长石产地集中在精灵的领土,和法系职业的法力流动波长相同,可以用来最大限度地激发施法者的能力.普通精灵在嫁娶之前才会买一对月长石耳坠送给伴侣,这里却拿月长石当地板用……拉斐尔也真是够有钱的,看起来丝毫不弱于那个视钱财如垃圾的金牛座. 图蕊斯的神性就是无限物质,可以凭空变出各式各样的钱财珠宝,大概也只有她不会奇怪这里的奢华程度. Libra跨下独角兽,伸手抚摸地板上流淌而过的法力纹路,瞬间深蓝色的法力共鸣顺着六芒星图案充盈开去,地面上的法阵连接成了天空的颜色,完整的六芒星魔法阵从地板上浮了起来.

“大天使长拉斐尔,请天秤座进去.远来是客不必拘谨.”一位穿着透明纱裙的侍女站在大殿门口恭恭敬敬地行下礼去.侍女高鼻深目,肤色犹如焦糖,身形轻盈,一路左摇右摆风抚荷叶一般.



“那位女孩子是灯. 晚上放在图书馆里点亮,白昼无事可做,接待下你还是可以的.要不然,漫漫长日,又如何打发呢?”似乎知道天秤座在想什么,拉斐尔淡淡地微笑着,打量着天枰座奇异的紫蓝色短发,“对于有的人而言,时间如同金钱,只嫌太多了.”

大天使长坐在图书馆的玫瑰窗前,白色的神职长袍拖在大理石地面上,几本书散落在一边.拉斐尔有一张清秀柔和的面孔,鼻翼小巧,金色的半卷发长长地垂在肩上,巨大的翅膀和身体几乎不成比例,“ 莱伯拉, 你来圣光教堂,是为了什么事?”
Libra目眩神迷地低头行礼.西线无战事的时候,十二星座宫之中没有军部职位的,一般连高阶军官都无缘得见,何况是七大天使之一的拉斐尔. 神迹天使头上的光环近似银白色,气质清淡柔和,看起来完美得不太真实,似乎随时都会消失在午后的空气中一般.

天秤座回答:“伊萨叫我来找你,说是......”咬了咬牙才说出口,“请你处罚.”

拉斐尔微微一愣,一时间没有再开口.过了半晌,神迹天使把巨大的翅膀缓缓收进体内,从台阶上一步步走下. “Libra,你说你是来…….接受惩罚的?”双眉不可思议地蹙成一团,“伊萨叫你找我来做这个?”午后的淡色阳光清淡地铺在地面上,更衬得那张轮廓柔和的面孔如描如画.

“你做什么了?”拉斐尔居高临下地站在Libra面前. 神迹天使身量并不高,却显得好似巨人一般.

“.……..有趣的问题.”



天枰座在军官学院中帮助暗恋的女生作弊,两人同时被伊萨抓到.“敢在伊萨上将监考的地方作弊,除了’不怕死’之外,没有别的词儿可以形容你们了.”已经长大成人的双子座杰米奈幸灾乐祸地撇着嘴,“伊萨做事手段之重你又不是没见过,怎么那么想不开?”

“谁知道他会化成空气站在教室里啊!这样子谁看得出哪个老不死的监考!”听到Libra气急败坏的反驳,双子座越发笑得大声,“考试作弊被抓到还敢这么说,等着被杀吧.”

却并没有想象得来得惨烈.作弊的两人站在伊萨的军法处办公室里,看着伊萨把玩着黑色的短鞭全身发抖. 联盟上将看到双眸没有颜色的女孩子时微微一顿,“霜见月?”

“.…….是我.”莱伯拉觉得霜见月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不动声色地往女孩面前站了一步.

年轻的天秤座护在霜见月身前,却并不说话,只是看着伊萨坐在办公桌后凝视着自己. 过了良久,伊萨叹了口气,“我这里是军法处,不是用来处罚学生的.”转过头去,“作弊的话…….还是去找拉斐尔吧.”





天秤座说话极有条理,一段事务描述得清清楚楚,末了困惑地说,“他知道我喜欢霜见月?伊萨上将………他居然会了解感情?他有爱人吗?”

“站到墙角去,”拉斐尔摇摇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问这个.”

虽然有些莫名,莱伯拉也还是非常温顺地走去了墙角,银灰色的眼睛莹亮润泽.

“这就要哭了?“拉斐尔疑惑地问,随即转过头,”你知道伊萨上将的恋人是谁?” 看着莱伯拉迷惑的表情,Raphael轻轻叹息了一声,“是我的顶头上司,加百列啊.”精致的容貌仿佛人间最著名的画师笔下的作品,“你非要去戳他的痛处,没把你踢出来算不错了.”摇了摇头,又说,“知道我心肠软下不得重手,还把你推给我.....伊萨哪怕再情绪不好,也是够冷静处事的.如果加百列回来,你哪里那么容易就走得了,起码都是要卧床半月.”

Libra听得矫舌不下,宙斯身边的神祇无数,最炙手可热的几人之中,以传说中的大天使长加百列排名第一. 作为天使军统帅,加百列被称为“神的杰作”,以性格暴戾,神性强悍而著称.女性一般脆弱美好的面容,男性的身体,以制裁之剑作为武器,天使之翼呈金银双色.据说从天界建世以来,由加百列统领的天使军从未输过任何一场战斗.数千年前在太阳神殿一举将堕天使路西华击落地狱,更被奉为“斗神King”. 一直觉得以伊萨上将的容貌性格,神职人员中没几个人配得上这位祖宗,没想到还真有人是他正式的爱侣.



“说起来,作弊…….确实不是什么能够轻易过去的事儿,起码在我这里不是.”拉斐尔坐在书榻前,上下审视着Libra, “年轻人,准备怎样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呃…….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平时伊萨上将会怎么做?”拉斐尔的声音平和而有耐心.

“他…..大概会打.”天秤座沉吟着说,却看到拉斐尔脸上瞬间好笑的表情一闪而过.

“这个我倒是也会,不常用就是了.”Raphael眨了眨眼睛,“不过我想,我大概别无选择……..”

“请过来.”拉斐尔坐在床边,声音非常温柔,极尽文雅,却仍旧带着不可辩驳的力量. 莱伯拉不由自主地走近,站在一身白衣的拉斐尔面前.

恢复成人形的神迹天使已经收起了翅膀,头上的光环也吸收进了体内,只有皮肤仍然微微泛着银光,好似体内有一轮满月一般.

“我知道天枰座最是公正不阿,我不会勉强你的.”拉斐尔微笑着说,“既然都来了,肯定也不想就这样回去.你可以自己选择任何,我没有惩罚学生用的器具,也不想强迫你趴着或是站着.”

“是.”天秤座安然地点了点头,慢慢地解开衣领上的阔叶别针,把披肩拉了下来. 等到肩背裸露的时候,忍不住还是有些窘迫,面颊开始泛红:“那么……..就用这个好了.”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支淡绿色的藤条. 藤条切口新鲜整齐,显然是刚制成不久.

拉斐尔握着那支藤条,试探着挥了一下. Libra吓了一跳,全身上下绷紧得好似一张弓.
看到莱伯拉的样子,拉斐尔倒是笑了起来.“我不是伊萨,不用那么紧张.”顿了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哪里开始呢?”

“那么,这样好了........请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受罚?”拉斐尔的声音沉缓,带着积威已久的庄重.

“因为我…….考试作弊.”

“因为他在意你.”Raphael轻声说,“伊萨从来不管他不想看见的人. 你知道那里是军法处,不是什么愚蠢的学校教务科,他也知道那不是你去的地方,可他一开始带你去了.他希望可以自己管教你,而不是把你交给别人.伊萨在意你的安全,你以后的生活和战役,他希望你可以继承神职,而不是普普通通地做一个天秤座学徒.”

Libra没有说话,似乎在认真地沉思什么.拉斐尔沉默地等待着,直到Libra抬起头,才开口问,“要不要跪?”

虽然很紧张,Libra倒是笑了起来,伊萨向来都是直截了当一句命令,Raphael还问对方一声.

“我……..我也不知道.”Libra轻声回答,“你怎样方便些?”

Raphael笑了笑.“天枰座犹豫不决久负盛名,果然名不虚传. 这样罢,你就直接趴在托窗上好了.”

莱伯拉默不作声,哪怕手持刑具,拉斐尔看起来也显得平静而温柔,这样随和的氛围似乎给了自己一些勇气.莱伯拉没有穿上衣,只是裹着一件披肩而已.眼下裸着肩背,顺从地趴在托窗上,想了想又把长裤拉了下来,露出绷紧的臀瓣.

惭愧而羞耻. Libra心想. 但这是很公平的.做了什么事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自己帮霜见月作弊时就应该知道答案. 往腰下塞了个薄薄的软垫,臀峰稍微拱起来了一点,便于处刑人下手.

他那么恭顺,倒是让拉斐尔微微一怔. 天枰座向来喜欢宽大,整洁,光线好的房间,自己才决定在图书馆就地行事.但这人柔顺至此,也是意料之外.此时正是午后,阳光透过图书馆的玫瑰窗铺在地上,把年轻人的身体染成奇异的彩色.Raphael伸手揉了揉年轻人的臀部,“别害怕.你的样子很勇敢,不必觉得困窘.当着长辈的面承认错误,自愿受罚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做到这一步,非常了不起了.”拉斐尔轻声安慰着.年轻学生,来认错讨打已是不易,何必凶巴巴地吓唬人家呢?

“别动,我要打你了.”这句话的诡异程度在拉斐尔口中居然减轻了很多.Libra把下颚藏进手臂中,闭上眼睛.

“啪”一声,Raphael手中的藤条重重打在莱伯拉的腰下,“十二星座宫说到底也是年轻,随便哪个都是伊萨看着成长的.天枰座太顾虑别人的感受,会伤害到自己。你连拒绝的艺术都不懂,动不动就吃闷亏,在星座宫中也还罢了,在战场怎么得了?”

“.…….”天枰座抖了一下,竭力忍着身体的过激反应.臀部瞬间肿起一条红痕,显然可见挨得不轻.

“喜欢一个人有正确的方法.帮助对方作弊显然不是能够获得女孩芳心的好方式.”拉斐尔的第二下打在第一道伤痕的下面,“起码不是显示男性魅力的法子.”

“无论如何,不可以作弊.”第三下抽了下来,莱伯拉深呼吸了一口,右手攥住了软垫一角.“背离道德是最可鄙的事,每一个道德标准都是千百年的失败和鲜血淬炼出来的,轻易背离一定有相应的惩罚.”

“啪”,又一记藤条,“你知道什么是公正.所以当你开始作弊时,比普通军官更加不可原谅.”拉斐尔的语气并不严厉,措辞却越来越重,

“知道错了吗?”

Libra努力调整呼吸,撑起身子,忍住几乎脱口而出的哀求,“Libra知道错了,求天使长拉斐尔动刑教训,甘愿挨打,没有什么怨言.”非常标准的联盟句式.

自己没有徒弟,也不教学生,倒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对自己说这个.拉斐尔叹了口气,缓缓开口,
“Libra,你的腰下无处可以下手了,而我并不想打到你的背脊. 第五下,会重叠在前几道伤痕上,准备好了么?”拉斐尔的左手轻柔地抚摸年轻人的背脊,“请开口呻吟叫痛,我不是伊萨,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别痛得满地乱跑就好了.”

天枰座低下头,“是.”这时候居然还能够感到好笑,自己是怎么了?

完全不知道第五鞭是怎么打下来的,只能感觉到自己似乎叫了一声,臀部炸开来暴烈的痛楚,瞬间席卷全身. 双肩痛得发软,两腿颤抖,感觉到臀部缓慢渗出的血珠.

拉斐尔轻轻叹口气.伊萨到底还是舍不得. 这个听话的学生,痛得两腿发抖了,也还在努力忍耐,怎么看都狠不下心肠下重手.既然他舍不得打,那就推锅给自己,却不知道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没有任何感情羁绊,自己也无法像他想象的那样毫不含糊.

“不用说话.我知道你不是自己想要作弊的.”Raphael的左手抚慰地来回抚摸着莱伯拉的背脊,年轻人的背脊不断地颤抖着;“我也相信你不会再有下次. 因为这样的事情挨打,一次就够了. ”拉斐尔的目光温柔而悲悯,“懂得分寸.”

霜见月.Libra的眼前晃过那个幼小的女孩子的身影,那没有瞳孔的眼睛,那无法聚焦的脉脉温情.

一对眼泪落在了柔软的垫子上.天秤座把左边面颊贴在枕头上.

拉斐尔并没有追问什么,只是放下了藤条.“Libra,对于作弊,你挨得不够重. 但我相信不会有下回,所以藤条可以不用了.”拉斐尔坐在天秤座身边,右手一寸一寸地按着年轻人的臀部,似乎在检查伤势.一个银色的光环缓慢地出现在拉斐尔头顶上方,柔和的光亮笼罩住了面容温和的大天使和哭泣的星座学徒.
叹了一口气,拉斐尔轻声说,“Libra,男士可以是战士,谋略家,杀手,医生,军官,要做什么都不成问题.是否富有,是否帅气都并不重要.唯独一点,人品不好无药可救.”

这是伊萨把你送到这里来的理由,也是你甘愿被打成这样的原因.

一朵冰晶玫瑰完完整整地从花枝上坠落,还未触及地面就化成了水晶沙,一朵新的蓓蕾出现在枝头上.莱伯拉的独角兽好奇地凑上去闻了闻,硕大的粉色鼻头在落地窗前晃来晃去.

“以后,别再让我听说类似这种事了.” Raphael的声音不大,却有些威严的意思.“没有下次.如果有的话........我保证,你所见到的神迹天使,绝不是今天这个模样.”
天秤座伏在拖窗上,轻轻闭上眼睛,“..........是.”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