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牧神潘

平安落樱抄 (阴阳师小说 SP同人)

平安落樱抄 (阴阳师小说 SP同人)

餐前贴士: 1. 此文来源于梦枕貘大人的阴阳师小说,跟网游手游之类的没有任何关系,不喜者请勿进入,请勿进入
2. 欧欧西注意,人物山崩注意,人物属于梦枕貘大人,欧欧西属于我.不喜者请红叉,红叉,❌!
3.CP源博雅/安倍晴明. 文中各式人物均来自八卷小说和13卷漫画,包括绫女,猫又,忠行和保宪
4. SP预警!预警!不懂的请自行百度,不接受的请勿继续.CP博晴,主被保晴
5.这些都没问题吗?那就愉快地开始吧!



“都是你害得呀,博雅........”晴明斜斜倚靠在廊柱上,旁边放着下酒用的烤蘑菇和香鱼.香鱼是鸭川河所产,细嫩的鱼肉微微冒着热气.“我失去了绫女.虽然是一幅画.......也是个料理琐事的式神.”俊秀的面孔挪揄地看着对方,“不知你打算如何补偿?”

“对不起嘛......”博雅有些羞愧,“难不成我给你料理琐事十天?怕我笨手笨脚的也做不好侍女的工作......”旁边的蜜虫捂着嘴笑了起来,“博雅大人真是....”

“说实在的,不知道博雅大人打算怎样补偿我呢?绫女哦…….”晴明微微撑起身子,懒懒地靠在廊柱上,一对狭长的眼睛犹如泉水一般.

不禁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事.博雅的眼神有些恍惚.在盛夏时被告知宫中新进了一位阴阳师.明明只是宫中供职的普通臣下,却有一张惊世绝俗的俊秀面容。狭长的双眼中似乎有春季的冰泉在来回流淌,挺拔的鼻梁和眉梢,白皙的皮肤将近透明,长长的睫毛如同两尾碎羽,轻轻一颤,就在面颊上投下两个光圈.开口说话时,是意想不到的平淡纯净。“天文博士,安倍晴明。”

晴明的气质冷峭而清透,如同夏季的冰雪一般微带凉意,令人耳目舒爽。博雅目眩神迷地看着面前的阴阳师,张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眼下和当时的情形差不多. 数年已过,却也还是被天文博士一问,便无法作答. 仿佛知道博雅一向耿直的窘迫,晴明轻轻一笑,“不如让我打两下吧.”



等到博雅面红耳赤,知道眼前的阴阳师不是开玩笑,只得喝退了在场服侍的蜜虫,别别扭扭地把上衣褪去时,却听见背后晴明笑了起来.笑声清脆,好似破碎的玉器或冰晶,博雅从没听别人这样笑过:“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啊……..”感到晴明伸手在自己裸露的背脊上轻轻抚摸,禁不住一个寒战,“晴明,别,别…..”

“那么紧张干嘛…….”晴明左手捏在博雅的肩上,不让他回转身,右手两指在他背后轻轻一弹:“好啦,我打完了,可很痛么?”

博雅窘得面上发烧,急忙披上衣服,“你果然又在逗我,晴明……”

不知道为什么,安倍晴明的神情看着有些伤怀,“这次我可没逗你。拜托你看在我没真动手的份上,下次看着我被别人动手时……什么都别做.”

博雅正在穿衣的手不动了.“什么?”

以蝠扇遮口,晴明笑了起来,“就是这样,请记住我说的.”

博雅转过头,很认真地说,“可是你知道,只要我在,就绝不会让别人伤害你.”表情严肃异常,“如果事先知道有人会对你不利,请一定要告诉我.”

晴明的眼睛凝视着面前的博雅朝臣,目光非常柔和,“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啊…….”



黑猫造访已经并不稀罕了.连博雅都知道亮眼睛的猫又是贺茂保宪的式神.看着这只黑色老虎在院落一角啃食香鱼,博雅抿了一口酒,“不知大师兄找你何事?”

晴明一如既往地斜倚在廊柱上,轻盈的身形没有半分朝堂上沉稳庄重的模样,反而看起来有些懒散,“这次可不好对付…..博雅,今天请你前来,是做个见证.”

“晴明啊,你和以前一样,任何事情都不说清楚,让我感到莫名其妙…….”

“很快你就明白了.”晴明的的面孔看起来特别干净白皙,唇角似乎含着一口甜酒,端整的眉眼满满地全是笑意,“别害怕.”

博雅挺了挺胸,“你在说些什么啊,明明知道我不会害怕的.”

“这可不一定.”晴明啪地一声收起手中的蝠扇,撑着身子在廊下站起,随即对着院子招呼了一声,“多谢你到这里来.”

隐隐约约地,一位男子在合欢花前逐渐显形,仿佛自身轮廓逐步被看不见的笔描画清楚了一般,“你做的好事啊,晴明….”应该是责怪的句子,却偏偏带着些笑意.

晴明踏出回廊,院落中的小路雨花石铺就,晶莹剔透得很是可爱.天文博士在师兄面前跪了下来,“大师兄......”语调若无其事,似乎在师兄面前下跪就是个日常事务一般.

保宪穿着蓝色狩衣,漆黑的瞳孔如同一对琉璃珠,锐利地在院中一扫,“是他?”不知为何,语调中有些促狭.

”……是.”晴明仍然跪在地上,低下了头,长长的黑发束得整齐,更衬得那雪白的脖颈和发间白玉几乎靠了色.

“那么,还是用点法子好了.”保宪犹豫了一下,缓慢地靠前,“博雅大人…….”伸手在源博雅额前一按,“得罪了.”深蓝色的绸缎袖口在博雅脸上拂了过去.

博雅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额头一凉,全身上下突然僵硬,连动一动小手指头都不能.

保宪瞧瞧晴明,又瞧瞧博雅,叹了口气.“唉,还是别见着了.”伸手拽起跪在地上的天文博士,“到对面房间里去.”

晴明顺从地站起来,跟着贺茂保宪走进对面的房屋.博雅就这样坐在廊下,看着保宪拉上了纸门,想了想又拉开半边,两人的影子清清楚楚地映在纸门上.

好像民间的皮影戏一般,晴明的倒影又在保宪的倒影前跪了下来,师兄似乎在盘问师弟一些什么.晴明犹豫了一会,作了回答,缓慢地点了点头.博雅恨不得把耳朵变长伸到对面去,但听到的句子仍然断断续续,不成模样.

“你知道错了么?”保宪的声音非常严厉,却并没有威慑的意思.”

“这个...”语气很正经,但音调里却有一种习惯性的调侃之意,“我在做这件事之前就知道,回来肯定会受罚.”

“不过错不错啊.........现在还不好说.”

保宪叹了口气,“我拿你真是毫无办法啊,晴明......”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根细长的藤条之类,看着晴明随手拖过一张茶桌,取下了方士白帽,俯身趴了上去.



博雅突然明白了这对师兄弟在做什么,恨不得立刻跳将起来冲过去,偏偏全身僵硬,动弹不得,只能看着保宪撩开晴明的下襟,又褪下了一层衣物.晴明的手指动了一下,却没有做什么,只是顺从地裸露出自己的身体.

隔得老远的博雅都清清楚楚地看见晴明赤裸的臀瓣轮廓,清瘦的腰腹部,那几近完美的弧度.博雅只觉口中干渴,似乎连呼吸都屏住了.

保宪按住了师弟的后领,挥起藤条,重重落在了晴明身上.

晴明的身子一抖,沉默地挨了下来.博雅的心脏剧烈跳动,似乎被打的是他自己.

保宪似乎说了句什么,晴明强撑着抬起头,作了回答.保宪 又是一记鞭子抽在师弟臀部.晴明修长的手指颤抖着捏住了茶桌边沿.纸门上的影子黑白分明,清晰得毫发毕现.房中声息全无,只有保宪挥下藤条的细微风声.

博雅突然开始疑惑,晴明看起来总是干干净净,胸有成竹的模样,有时挪揄,促狭,偶尔恶作剧,大体上为人处世只占便宜不吃亏.这个趴在那儿任由责罚的,真的是晴明么?还是哪一位式神?

纸人之类的东西.......

博雅想要皱眉,却无法动作,只是满心疑惑地想不到答案.

踌躇之间,晴明又挨了一下.身子一动,一截长袖露出了纸门拖在地上.素淡的月白色,珊瑚色滚边,枝头一瓣落花缓慢地飘落在衣角上.

又挨了几下之后,晴明的口中发出了细碎的呻吟声.有些刻意压低的强忍,却也并没有逞强的打算.既然已经自愿挨打了,痛的时候有些反应,就没必要掩饰.

保宪也不再问话,就是连续抽了下去.晴明趴在茶桌上,被打得全身颤抖,却倔强地没有出声讨饶.从喉间发出的呻吟声,声音不大却是哀楚异常.似乎随时都会被打得落泪.

十几下藤条抽过,保宪厉声问,“晴明,以后还敢不敢了?”

晴明努力调整呼吸,强自支撑了好久才慢慢地开口,“嗯......是我的错.”

终于吐口认错了.保宪不再用鞭子,扔下刑具按住晴明的背脊,扬起手掌重重打在晴明的臀峰.

已经被藤条抽打过的晴明哪里受得起这等手力,头颈一抬,博雅第一次听到晴明的惨呼.博雅只觉得脸上一烫,眼眶一阵酸热.

不像是式神啊........博雅心里一凛,想要站起来却是做不到.

晴明却是没有这般隐忍,保宪几下巴掌打过,晴明开始小声哭泣. 哭声很低,似乎保宪用手掌比藤条更令人惭愧.

年轻的阴阳师在熟识的人面前如此放松,也是令保宪讶异. 晴明挨得狠了,却并不打算求饶,也不挣扎.师兄拿鞭子也好, 用手也罢,他都顺从地受着. 忍不下了就发出哀哀的惨叫,再受不住就开始掉眼泪.有的人会强忍着什么都不显露出来,晴明却并不做此想,一切都是最自然不过的反应.

保宪叹息了一声,一切都在晴明的计算之内. 他知道自己应该挨着一顿,所以就放松地迎接它.

停下手的保宪看起来沉默而温柔. 左手按住师弟的领子,轻声问了句什么.晴明支撑着身子,点了点头. 保宪叹息了一声,伸手抚摸着晴明的腰下.那一棱一棱肿起的伤痕,终究是让这个名满平安京的男人心疼了. 晴明不再是忠行面前侍奉读书的童子,如今也是有名望有地位的供职阴阳师,居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恭顺,说要打便俯身就范,连一句分辨都没有.眼看着晴明颤抖半晌,仍旧撑不起身子,保宪把晴明拦腰抱起,软软地护在怀中走了出去.

离得远远的,保宪对着博雅说话,并没有出声喊叫,可博雅听得清清楚楚,仿佛他坐在旁边恬然对答一般.

保宪的眼睛深不见底,“用这个给他敷上......让他少遭点罪.” 一瓶琼脂被留在樱花树下.





“万幸是保宪.如果是师傅本人来了......估计会一个月躺不下床.”晴明伏在被褥上,双目看向博雅,眉眼间俊秀无伦,“其实我也并不害怕.是自己师傅,要罚什么,我受着便是.但是......”晴明狭长的双目晃晃盈盈,水光满溢,“博雅你在这里啊.”

“我在这里?”

“是啊.我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喝酒.还是要早点康复比较好.”

“..............晴明.”

“..............怎么?”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被这样打了一顿?”

晴明迟疑了,似乎正在考虑要不要说出口,“阴阳师.....不可以随意带阳间生人进入阴态.”

“万物生灭,阴阳转合,自有规律.除了亲密关系的配偶之外,阳间生人不能进入阴态,以免引起阴阳失衡,三界大乱.”

“可是,晴明,你带我去了.......”

“嗯. 这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

“为什么带我去?”

“因为你说,你要保护我啊.”

“............晴明,不要逗我.”

晴明笑了起来,“我没逗你呀.当时你确实是这样说的.”

“可我还是害你挨打了,是不是?没能保护你.”

“那是我的事.”晴明的口气并没有冷淡下来.看着博雅后悔的样子,似乎觉得很有趣.

“为什么不用式神?挨打的时候.......起码可以用个纸人之类的吧?”
“因为我不想用啊.”
“哪有人想挨打的?晴明,怎么回事......”
“能够为你付出些什么,我很荣幸啊.”
博雅的神情慢慢温暖了起来,好似一朵火苗在胸中点燃了期待之类的.无以言喻的希望,又不知如何确定.
想了想,出口的话语却是最煞风景的一句,“其实,是师兄面前无法作假,对吧?”
晴明笑了起来,又是那种击玉碎冰的清柔笑声,“是啊.”
博雅的表情一泄,有些泄气地说,“果然又在逗我.”
“没有啊,是真的........”

博雅似信非信地迟疑了半晌,开口问,“师兄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我向来下手不轻,挺着点.”

“不是说这个,是最后一句.”

“他问我,对面的博雅三位,并不是你在意的人,是吧?”

似乎一只雪球砸进了博雅的五脏六腑,三位朝臣深呼吸了一口,蜷缩起身子.

晴明继续说, “他希望我说是,阴阳师有了在意的事物总会有些麻烦.”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你呢?”在这个关头,博雅反而异常沉静,仿佛早就知道答案.

”我说,”晴明坐直了一点,“不.”

杯中倒映着一片旋转而下的落花. 影子越来越大,花瓣终于落进了酒杯.

毫无预兆地,博雅靠前了一点,伸手抱住晴明,面颊贴上了阴阳师的侧脸.晴明并不躲避,任由他抱着,闭上眼睛感到博雅的宽袖遮在自己身上.大概有些惊讶吧,全身僵硬着缓不过来.

“晴明......”博雅闭着眼睛,呼唤阴阳师的名字.晴明似乎有些僵硬,杵在他怀中一动不动.博雅侧过脸,嘴唇轻轻碰触到晴明的耳尖.



等到晴明能够下床,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

阴阳师旧习不改地待在院落回廊上喝酒. 不便正坐,索性斜躺在廊柱边.

“晴明啊.....这次的工作,有危险么?”刚刚成为爱侣不久,问到私事时,还是会有些不习惯.

“有啊.”

“.......我能跟你去么?”

“不能.”

“.........为什么?”

“因为危险啊.”

“喂,不要逗我,晴明......”

“好啦,你也去.要不然谁保护我?”

周而复始的对话,调侃的是数月之前那场莫名其妙的事儿.博雅气得握住晴明的手臂,把年轻的阴阳师拖了过来,按在自己膝头,“再要胡闹,可就挨打了.” 撩开阴阳师的十二单衣,扬起手掌作势欲打.
近半个月来晴明卧床养伤,有时烦躁起来了想要管宫中闲事,下床转转,抑或是搂着博雅想要更加亲密些,博雅担心他的伤势,都拿“学师兄的样子打你噢”来吓唬爱人.晴明哭笑不得,又耐不过博雅耿直的性子,索性只得由着他去.

博雅虽然属于文官三位,体型比晴明强健许多,一掌下来可也不是玩的.晴明倒是一点都不慌忙,趴在博雅身上,右手肘勉强撑起身子,居然一直在笑.“喔........博雅啊,你是在着急吗?”

看着晴明白皙的腰间还留着一点青痕,博雅突然心软了,无论如何下不去手.柔声道,“晴明,不要让我担心.”

晴明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好的,我答应你.”

博雅心里一轻. 看着晴明细腻的肌肤,鬼使神差地,低下头吻上了晴明腰间.

阴阳师身体一颤. 挣扎着想要撑起来,却只是把自己更方便地呈在三位朝臣的手上.

博雅这一下吻了上去,似乎自己也没有料到会做此行.呆呆地看着晴明装模作样地挣扎,突然发问,“我再亲你一下可以么?”

“.............好.”

博雅伸手到晴明腰下,缠绕的玉带落在了地上. 博雅几下解开晴明的上衣,把这个清瘦的阴阳师抱在怀里.

“博雅........”

三位朝臣吻上了晴明的背脊.

一发不可收拾. 博雅的发丝在晴明背脊上磨蹭着,慢慢地亲吻怀中爱人肩膀,脖颈,背脊,腰间. 晴明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他并不打算强作镇定.

当博雅把不着寸缕的晴明横放在被褥上时,阴阳师的白袍早已被丢在一边. 院落里鸦雀无声,蜜虫早就不知踪影------虽说博雅知道晴明的院子里有很多似妖非人的东西,但博雅实在不知道这座宅院里哪个地方是可以掩人耳目的,既然如此,不妨就在这里好了.

只要晴明同意........

“请.”事到如今,晴明的脸上居然还带着调侃的意味. 这个身子带着自然治愈的波长,人间万物都容易被此吸引,博雅也不例外.晴明的肤色白皙太过,全身裸露的时候好似一块人形温玉.博雅压在晴明身上,按着阴阳师的左腕,声音有些嘶哑,“你会痛么?”

“..........痛.”

有人关心啊. 我的身体是否痛楚,是否开心,是否感到愉悦.

晴明空出的右手搂住博雅的脖子.

“但是值得.”





-----end-------

感谢您阅读至此.









评论(22)

热度(103)